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野蛮温柔在线阅读 - chapter82

chapter82

        深城市大运中心,场馆宽敞巨大,看台上座无虚席,气氛热烈。

        开幕式正式开始。

        伴随着音乐声,各国国家的代表团陆续登场,从名为场馆中央的“青春之路”经过。

        中国作为比赛主场,自然是压轴出场。伴随着响彻全场的“中国”二字,一整片红色海洋涌向“青春之路”。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汇聚中心那一片“中国红”上,看着从红毯上走过的运动员们,骄傲与激动都油然而生。

        正前方。

        陈叙川挥舞着手中的五星红旗。

        他步伐稳健,昂首阔步走在最前边,手臂坚强有力。

        没有人再去注意他的左手,包括他自己。只知道,他是一名“中国运动员”。

        傅嘉柔穿着统一的服装,印着国旗的白衬衫,以及红色短裙,她走在第二排左右的位置,挥着手中的小五星红旗。

        中国队出来后,现场掀起了一波高'潮。

        如同过年一般热闹又喜庆,看台的中国人都站着,摇动手里的小国旗。

        所有参赛国家走完“青春之路”后,大运中心立即转变为一个巨大的舞台,歌舞节目开始。

        可以说,相当于世界级的大型文艺汇演,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颜色皮肤的人,表演亦是各具特色。

        尤其是当中国知名海歌手出场时,台上台下激情合唱,傅嘉柔觉得像在听一场演唱会,世界各地听众齐聚于此。

        陈叙川就站在她身侧,光影交错的热闹场馆,镜头都聚焦在正中央的节目上。

        谁也没留意到,俩人十指紧扣的手。

        “奖牌约不约?”陈叙川说。

        “约!”她毫不犹豫回道,“当然,是没有时间之限的。”

        “嗯。”

        “一言为定。”说完,陈叙川捏了捏她掌心,“比完赛,带你去个地方。”

        她眼睛明亮,看向他:“什么地方?”

        “到时候去了你就知道了。”

        -

        田径比赛和艺术体操比赛不在同一场馆。陈叙川在大运中心,而傅嘉柔在另一个区的体育中心。

        但他们赛程表不一致,也就是比赛时间不同,跳高总决赛比艺术体操决赛先。

        但时间总归是有冲突的,傅嘉柔没法看他比赛,她给他发了微信语音。

        【川哥,今晚别视频了,你得早点睡啊,明天比赛才能有最好的状态。】

        这些话,教练等许多人都提醒过他们,但听到她的声音时,他会产生一种安心的感觉:

        陈叙川:【我可能紧张得睡不着,有没有安眠曲】

        确实如此,陈叙川现在住的四人间,除了他以外还有其他三个田径运动员,包括郭衍西在内,都是z大的。

        四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些紧张,有个还紧张得抖腿,郭衍西在讲冷笑话,还有一个洗澡去了。

        这会,陈叙川垂眸,点开她60s的语音消息,手机放在耳边听。

        然而,微信语音消息有自动从听筒切换扬声器毛病,她温柔哼唱的嗓音传了出来——

        【很高兴一路上,我们的默契那么长,穿过风,又绕个弯,心还连着,像……】

        抖腿的停了,讲冷笑话的也停了,郭衍西喊道:“师兄,不要关音乐,好听的音乐要一起分享。”

        “这我女朋友唱的。”他掀了掀眼皮,同时,慢条斯理地插上了耳机。

        另一个也道:“唉别,都是兄弟,也给……”

        “不给,”陈叙川无情道,又挑了挑唇角补充道,“这是我的,安眠曲。”

        “……”

        本着关爱队友的原则,陈叙川在音乐软件上找了他两首常听的歌,分享到了他们临时建的群里。

        “讲冷笑话没法缓解紧张,听首歌,早点睡吧。”说完,陈叙川戴上耳机,听她声音。

        郭衍西愣了片刻,但又觉得他这话不无道理。

        于是,洗澡的那位从浴室出来,发现房间安静不少,三个人都躺在了床上,也爬上床睡觉了。

        傅嘉柔:【听完就睡吧,晚安。】

        陈叙川轻声回:【晚安,宝贝】

        -

        翌日,一行人整齐有序地前往大运中心的田径场。

        郭衍西拍了拍陈叙川肩膀,“对了,师兄,上次抱歉啊。”

        陈叙川疑惑:“什么东西?”

        “就那次啊,我说什么祝你好运,我就吹吹牛皮,你可别往心里去。”

        陈叙川笑了下,淡淡道:“原来那话是对我说的?”

        他其实早忘了。

        “哈哈,z大跳高除了你是我强劲对手,还能是谁?不过现在这些也不重要了。”

        陈叙川声音沉稳,“是不重要。比赛好好比就是了,现在我们都代表中国,无论是你,还是我拿到名次,荣誉都是国家的。真正的对手,是其他国家的选手。”

        的确如此,他们任何一人获得奖牌,都是“中国选手”,郭衍西严肃不少,“好,知道了。”

        比赛现场。

        陈叙川能感觉到,在国家作为比赛主场的比赛场上,他多了份底气与自信。

        陈叙川比赛没戴腕表,两个黑色字母“jr”刻在手腕处的皮肤处,并不太显眼。

        但每次的晋级,他都会垂眸看一眼。于他而言,这就是她。

        一句过五关斩六将,陈叙川进入总决赛。

        郭衍西比较可惜,他在2.05米,2.10米,2.15米都是一次通过,但止步于他2.20米的高度,排在了并列第六的位置。

        陈叙川和他击了下掌,郭衍西:“加油。”

        此刻,田径场上,一红一蓝,交替上场,红色的是中国选手陈叙川,蓝色的是俄罗斯选手索拉科夫。

        金牌与银牌即将在两人中决出,这是最激荡人心的时候。

        看台上的观众呐喊着:“中国,加油!中国!”

        此前,陈叙川最好的成绩是2.27米,而此刻他的对手是个俄罗斯选手,个人最好的记录是2.31米。意味着,两人之间的差距并不小。

        挑战2.25米。

        陈叙川一次跳过,索拉科夫一次跳过。

        挑战2.30米。

        到了这个高度,对俩人而言都是巨大挑战,而索拉科夫的最高记录是2.31米,但运动员的最高纪录并不代表挑战时会就一定达到。

        比如此刻,索拉科夫第一次没跳过去2.30,陈叙川第一次也没有过杆。

        所有人手心都捏了把汗,不时有“中国加油”声音爆出来。

        索拉科夫第二次挑战,可能是因为紧张,亦或是其他,他这次依旧未挑战成功,他懊恼地汗水直流。

        陈叙川深吸了一口气,嗓子发紧。

        这是他击败对手的最佳机会——如果他这次可以跳过2.30米的话,他垂眸看了眼手腕。

        随后,上场。

        他带着一股冲劲,助跑,自信一跃,于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利落起身。

        过了!

        人们挥起了手里的小国旗,呐喊着。陈叙川同样热血沸腾,他身披五星红旗,挺拔身姿现在跳高垫上,自信地扬起手臂。

        激动时刻,他低头,吻了下手腕的位置。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场馆的傅嘉柔,她结束了今天的晋级赛,进了场馆的休息室内。

        休息室显然很热闹,似乎是在欢呼。

        里面传来电视的声音,嘈杂的人声当中,她隐隐捕捉到几个字眼,“跳高比赛……落下帷幕……中国选手……”

        她心跳一瞬间加速了,跑了进去。

        屏幕上,那身披五星红旗、目光坚毅的中国选手,赫然就是陈叙川!

        随即,他亲吻了下手腕的位置,她不隐约看到那儿有两个黑色印记,没看清什么,但心跳却陡然漏了一拍。

        身边的人都欢呼雀跃,她也是欣喜不已,和身边的队友相拥。屏幕上的人在狂欢,屏幕外的人亦是热血沸腾。

        “索拉科夫的记录比陈叙川要高,真的我看刚才的回放也太惊险了,还好陈叙川第二次跳过去了。”

        “开幕式时,我就觉得这个旗手肯定厉害,至少能拿个前三,没想到还真拿了冠军。”

        “对啊,现在咱们中国队的金牌,又多了一块,一共13块了,到目前为止是金牌最多的国家了!”

        傅嘉柔倒着水,拿着纸杯的手都是抖动的,几乎要溢出杯子,泪水也有些不受控制地上涌。

        他为国争光,她与有荣焉。

        此时此刻,陈叙川站在领奖台最高处上,戴着金牌,正面朝着升旗台,凝视着正中间的五星红旗。

        国歌奏响,五星红旗缓缓升至顶点。

        领奖之后,陈叙川接受了随团记者的采访,记者问他:“比完赛感觉如何?”

        陈叙川:“挺激动的,当时心里就憋着一股劲吧,没想到第二次真跳过了,特别开心。”

        “除了本身的实力以外,觉得自己这次能夺冠的原因是什么?”

        “中国主场的优势,我女朋友的鼓励,都很重要。”

        “刚才我们也注意到,你从杆子上跳过之后,还亲吻了下自己的手腕,是为什么?”

        他手腕翻转,记者留意到那儿纹了两个英文字母,jr,“这两个字母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闻言,陈叙川唇角扬起,似是想起了美好的事:“你觉得是什么。”

        记者想了想道,“jumprace?跳高竞赛?”

        “不是,这是我宝贝名字。”

        -

        陈小楠没参赛,但她和沈希南都过来观赛了,此刻,她一边走着一边感叹:

        “陈师兄真的,真的太牛了。”

        “而且柔儿你看了记者采访时他说的吗,他说那是我宝贝,我宝贝,你听听啧啧啧。”

        她笑道:“我有看到,他回答问题这个。”

        陈小楠:“关键是记者还猜那是jumprace,笑死我了。他什么时候纹的啊?”

        “其实,我是今天才知道的。”

        傍晚,陈叙川从大运中心归来。

        傅嘉柔等在运动员公寓楼下,他脚步顿住,朝着她张开双臂,无声地拥住她,两颗心都火热地跳动。

        “陈叙川。”

        “嗯?”

        “我很骄傲,为你骄傲。”

        陈叙川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瞳孔倒映着他的脸庞,如有层水光般澄澈,“很荣幸。”

        她抬起他左手,看着他手腕处的jr,纯黑色的,压着血管。

        她指腹轻轻摩挲着,“这个是什么时候有的?”

        “集训完放了天假,那时候弄的。”陈叙川道,“我的幸运字母,喜欢吗?”

        “很喜欢。”说着,她低头,在他手腕的皮肤吻了下,“谢谢你。”

        “谢什么。”他眼睫轻动,手掌扣住她后脑勺,与她接吻,

        许久后,他额头抵着她的,声音又轻又沉,“宝贝,我把我的幸运和自信,全部传给你了。”

        她眉眼带笑:“收到。”

        -

        体育中心,艺术体操个人全能决赛。

        体育中心比大运中心要小很多,但这并不妨碍它此刻的热闹拥挤,还没比赛,台上的观众已然情绪高涨。

        在赛场上,傅嘉柔又一次碰见了萨奇波娃——体彩杯个人全能冠军,两人还友好地抱了下。

        和萨奇波娃用英语交流了几句,便各自归队准备比赛了。

        各个国家的选手依次上场,傅嘉柔坐在等候处,看着安静,她其实有些紧张。

        她仰头,对面的看台上,那儿有人朝她挥了挥手。

        她凝神看过去,那是陈叙川,他穿着胸口印有国旗的白色短袖,看着她说着些什么。

        尽管听不见,但莫名其妙,傅嘉柔有些焦躁的心慢慢缓下来,胸腔的砰砰声也渐渐隐匿了。

        “接下来出场的是,来自中国队的选手——傅嘉柔。”

        “终于,咱们中国队的出来了。”

        “傅嘉柔!上次体彩杯的她的剪辑都看了两三遍,简直神了,今天终于可以看一次现场了,待会我得录下来。”

        陈叙川却是屏息凝神,放在膝盖上的两手交握着,他注视着。

        傅嘉柔掌心托着紫色的球,优雅走到正中央。

        她的艺术体操服是紫罗兰色,银色流苏点缀,衬得双腿肤色雪白,红唇扬起自信的弧度。

        音乐声一响,人声顿歇。

        伴奏是一首古典乐曲——《水碧汀兰》

        她静止的身形,霎时间灵动起来,如同一滴水落在湖面,漾开了柔韧的纹路。每一个动作,都是配着旋律经过精心编排的,串联起来却是如此流畅。

        陈叙川坐在下面那几排,视野不算开阔,但却能看清楚她的神情,以及漂亮灵动的身姿。

        最后一项表演完毕。

        傅嘉柔带着灿烂的笑容,向观众们致以最后的敬礼,一边退场一边向看台上的人挥手示意。

        再望向他,他在为她鼓掌。

        下了赛场,傅嘉柔觉得踩在棉花上似的,身体轻盈无比,她长长地舒了口气,同场下的教练抱了下。

        这时,立刻记者上前采访,问她比赛感受。

        “台下等待的时候比较紧张点,但上了赛场没那么紧张,找到状态就是好的。”

        记者:“现在还不知道最终的结果,会不会更紧张了?”

        傅嘉柔:“成绩虽然还没出来,但我认为做到了全力以赴。所以,无论最后的评分结果是什么样的,我都没有任何遗憾。”

        话虽如此,但真正快知道最终结果时,她心跳还是跳得很快,三,二,一。

        她分数排在第一!

        也是她在国际比赛的第一个,冠军。

        此时此刻,中国作为主场的优势又出来来了,放眼望去,众人手中挥舞的小五星红旗汇成了涌动红色海洋。

        “傅嘉柔!”

        听到熟悉至极的声音,傅嘉柔转身,泪水刹那间蓄满眼眶,陈叙川在朝她奔来。

        那一瞬间,她冲过去轻轻一跃,勾住了他的脖颈,他顺势托住她的身体,两片火热的胸膛相撞。

        傅嘉柔说不出话来,只觉得浑身血液快速地涌动,靠在他身上。

        他在她唇上重重印了下,激动完全不亚于前天跳过2.30米那一刻,眼神是藏不住的骄傲与热烈

        他在她耳边轻声:“我老婆真棒。”

        与此同时,正赶过来准备采访获奖的记者进退两难,但职业素养驱使他们无所畏惧地冲过去。

        忽然间,记者非常眼尖地注意到,这个正同傅嘉柔相拥的高大青年,不就是前天跳高项目冠军的获得者,陈叙川!

        这是?

        这是!

        他同事采访的陈叙川,但记者们都记得那天他采访时,说的那句话:“这是我宝贝的名字。”

        那天,他同事还跟他说,“我还真想知道他的宝贝女朋友是什么样的。”

        再看着眼前相拥的俩人,jr,jr不正是这位艺术体操选手名字——嘉柔的首字母缩写。原来是她!

        陈叙川为中国争取了第13块金牌。

        傅嘉柔为中国争取了第14快金牌。

        1314,绝配!

        -

        七月底,闭幕式结束,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圆满落下帷幕。

        这也就意味着,代表国家参赛的运动员大学生们,真正的暑假要来了。

        这期间,在一众世大运的赛事报道中,有一篇文章凭借它清新脱俗的标题脱颖而出,还被主流媒体转发了。

        ——《世运说:为什么说这对中国队冠军运动员情侣会一生一世?》

        众人纷纷好奇,点进去看了才发现,这是两位青年运动员的各自的比赛上,先后争取了中国队的第13和第14枚金牌。

        1314,恰恰好是一生一世。

        这篇文章,记录了陈叙川和傅嘉柔的夺冠历程,追溯了俩人在z大的运动员生涯。

        文章图文并茂,陈叙川自信一跃的动图,傅嘉柔灵动飞扬的身姿,都被记录下来了。

        最后一张图,正是陈叙川在傅嘉柔比完赛抱住她的相拥图片。

        阅读量10w+,评论自然不少。

        “1314,天生一对23333”

        “这难道就是被国家承认的爱情?!”

        “一开始纯粹是被这标题吸引了,没想到越看越想哭,像这种实力又强,颜值还高的运动员情侣,我承认我羡慕了……”

        小编回复:我也

        “我看过,这个小哥哥的采访,长得太帅了(原谅我的肤浅),他那会说手上的纹的是宝贝的名字,我心碎了……”

        “本来没怎么关注这个比赛,这文章看得我心痒痒的,火速去搜他俩的比赛cut看看!”

        其中有“福尔摩斯.网友”眼尖地发现——“你们注意到没有,他俩赛后采访的合照那张,奖牌是交换了的。”

        小编回复:人家有“奖牌之约”噢~

        深城市是个海滨城市,比赛结束后俩人也没急着离开,留在这儿享受难得的闲暇时光。

        现在他们在临近水汀湾的一家民宿,深城市有很多漂亮的海滩,但大部分热闹拥挤,人间烟火气十足。

        水汀湾却很偏僻,这就是赛前陈叙川说要带她来的地方。

        这儿人不多,很宁静,海水是干净的浅蓝色。从民宿的窗户望过去,隐约能看见海边多年前废弃的渡口。

        这会儿,陈叙川洗完澡出来,擦了擦头发湿着,把毛巾晾在墙上的衣架上。

        窗户来着,天空黑沉沉的,海面上积聚了一团团乌云,像是要下雨的前兆,咸咸的海风扑在脸上。

        他关了窗户,留了点儿缝隙。

        “在看什么?”

        傅嘉柔正趴在床上看手机,忽的感觉身体一沉,两侧多了他的手臂,肌肉线条蓄着力量。

        随后,耳后落下个吻,有点痒。

        她微微侧头。“我在看这个文章,写咱们俩的那篇,你有看到吗?”

        “好像没看到,瞧瞧。”陈叙川微眯着眼凑近,温热胸膛隔着层衬衫,贴在她蝴蝶骨上。

        这个姿势不是很方便,他体重不轻,怕压到她。

        于是,他勾着她的腰,把她整个人抱着坐起来,坐在他两腿之间的位置,倚着他,“我看看。”

        陈叙川:“这照片把你拍丑了。”

        傅嘉柔:“其实还好,你眼睛里给我加了滤镜。”

        陈叙川:“谁说?你一直都很好看。”

        “你这张过杆的动图,感觉特别帅,一气呵那种。”她点开了,反复看了几遍。

        他勾唇:“我什么时候不帅,嗯?”

        傅嘉柔抿了抿唇道:“大部分时候是帅的,特别是在赛场上最帅,不太帅的时候也有,这我就不说了。”

        “怎么不说?”他厉眉低压着。

        “没有,乱说的。”她胡乱应着,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某些,画面,脸上温度慢慢地升高了。

        随后,往下翻,翻到了网友们各色各样的评论,有些让人忍俊不禁。傅嘉柔仔仔细细翻看着,找了一圈。

        没有人会提到他的左手,傅嘉柔心里松了口气——曾经难以启齿的伤口,接受了,这道坎也就真正迈过去了。

        “把民政局给我们搬来?这个我倒是赞成。”陈叙川说着,顺手给这个评论点了个赞。

        再往下看,发现还有挺多评论合他心意,他又点了几个赞。

        傅嘉柔拉住他手指,“等等,川哥,现在登的我的微博账号,你克制点。”

        他失笑:“这有什么可以克制的?再说,人家说挺对,我们天生一对。”

        再垂眸,她白皙脖颈近在眼前。

        陈叙川喉结滚动了下,手掌轻抚在她腰线上,咬了咬她耳廓,“这才是我需要克制的,你说呢?”

        她身体,微微颤了下。

        没等她给出回答,陈叙川抬起她下巴,让她后仰着同自己接吻,炽热的唇压迫着她。夺走她的呼吸,唇齿间辗转厮磨。

        她感觉到了危险源,令人不容忽视,他抓着她的手腕,“你看,我这不就没克制住?”

        他身体温度很高,像火种一般,惹得她也变得炽热,软成了一滩水。但陈叙川没舍得弄太晚。

        他最终还是克制了。

        因为明天要早起,两人还定了个闹钟。夜晚,雨点骤来,滴滴答答敲击着窗户。

        不时还伴随着雷鸣,傅嘉柔迷迷糊糊醒了,下意识往他的怀里缩。

        肩膀碰到他温热宽阔的胸膛,陈叙川手臂也有意识收紧。她寻到了踏实的怀抱,呼吸随之变得平稳。

        第二天,闹钟响起时,天还没亮。

        傅嘉柔拉开窗帘,压着一片并不浓重的黑,隐隐可见海面的粼粼波光,令人心生向往。

        浴室不大,傅嘉柔看着镜子,刷着牙。

        陈叙川才进来,站在她身后,眼睛还有些惺忪之意,手在她腰上松松垮垮地搂着,“早上好。”

        “我们动作快点,不然太阳快起来了。”

        洗漱完之后,俩人都清醒不少。

        临出门前,陈叙川给她加了件衬衫,扣上了扣子。“外边风大。”

        出了民宿,海风扑面而来,视野内还是一片黑的,远处天际泛起了鱼肚白,像尚未明亮的琉璃珠。

        陈叙川扣着她的手,步行到水汀湾的那片沙滩,“宝贝,跟着我来。”

        “好,”傅嘉柔环顾四周,“现在这儿只有我们。”

        下过雨的海滩,赤脚踩在湿湿的沙子上,绵绵密密地很舒服。这样的时间,看不见其他任何身影。

        废弃渡口旁边,有几块巨大岩石组合在一起,表面早已被风雨吹得光滑。陈叙川拍掉上边的碎石子,“来。”

        海水不停拍打着岸边的岩石,天际偶尔传来海鸥的孤鸣。海水在退潮,尽头却一点点燃起亮光。

        傅嘉柔静静依偎着他,这样的时刻,没人出声,也不需要出声。

        天空颜色在变幻,当太阳缓缓在尽头升起时,世界被明媚的澄黄填满了——

        一如他们进入彼此世界时,那道耀眼的光芒。

        海水在退潮,过往的岁月却像涨潮。

        这瞬间。傅嘉柔有流泪的冲动。

        ——这个世界比海还要广阔,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遇见对的人,是渺小若尘埃的概率,但她遇见了,没有错过地抓住了他的手,抓住了那微茫的概率。

        她看向身侧的人。

        这一刻,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陈叙川也望向她。随后他俯身,于这万丈光芒中,亲吻她的唇。

        他道:“陪你看日出的人,只能是我。”

        傅嘉柔:“陪你到最后的人,也只能是我。”

        太阳每天如约而升,是永恒的。

        所以,陈叙川对她说:“好,日出为证。”

        黑夜茫茫,

        总有人撕开黑夜,

        拂开你身上尘灰,

        成为你的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