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野蛮温柔在线阅读 - 番外.7

番外.7

        很快,傅嘉柔22岁生日到了。

        在她生日前夕,陈叙川还在另一个城市,他在网络上订了蛋糕,让她和朋友们一起过。

        虽然不可避免会有些小失落,但她自我安慰地想,正好可以找个机会和朋友们聚一聚了。

        收了一堆礼物还没拆。傅嘉柔和陈小楠,以及其他几位女性好友,去了附近商场电影院看电影。

        这是她预料之外的安排,原本她是想,中午和下午和朋友一起吃饭,晚上她想和陈叙川打电话。

        傅嘉柔跟陈小楠说:“要不明天上午再来?我今天晚上得和陈叙川视频。”

        “这个……你等会啊,我去一趟厕所。”

        陈小楠去了厕所,远程求助后,又回来了:“柔儿,我们大家电影票都买好了,反正这个电影顶多就一个多小时,你看完和他视频时间也很充足啊,对吧?”

        “有道理,那走吧。”

        把票给检票员时,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傅嘉柔觉得这个工作人员,笑容有些怪异。

        那人道:“祝您观影愉快,小姐。”

        傅嘉柔感叹:“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工作人员和说这样的话话。”

        陈小楠捏了把汗:“也许工作人员看你长得好看,所以破例和你说了句。”

        进了放映室,看得出来大部分座位都坐了人。傅嘉柔没想到,她的座位会在第一排的正中央,大荧幕就在眼前。

        而且,她惊讶地发现,这个放映室里,好几个都是她在学校的熟面孔,好几个还是陈叙川的朋友。

        这么巧合?

        不过,这附近电影院最出名的朋友就这家,又刚好赶上新片上映,估计是大家碰巧凑到了一块。

        然而,不知为何电影正片开始前,荧幕上没想往常那样播放广告。

        而是在放一首轻音乐,旋律轻松而浪漫。

        “傅嘉柔。”

        傅嘉柔忽然听到陈叙川的声音,他在叫她的名字,是从音响里穿出来的。

        抬头那瞬间,大荧幕忽然亮了。

        里边是陈叙川,他笑得肆意,看着她。他清唱了一首生日快乐歌,末了道:“生日快乐,宝贝。”

        接着,荧幕黑了。

        傅嘉柔已经心满意足了,笑容温柔而灿烂,在心底回味着他的嗓音。但她没想到,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紧接着,荧幕又亮了。

        画面,是她同他的合照。

        ——他们穿着清德七中的校服,她有些青涩地牵着他的手,还有一些,都是高中时他们拍的零散照片。

        ——他们在新年倒计时的烟火下,他手搂着她肩膀,她依偎着他……这部分是他们大学期间的照片。

        照片不停变幻,她像在看一帧帧的电影,有关于他们从相遇,相知,到如今相爱的故事。

        末尾,传来他含磁的嗓音——

        “傅嘉柔,遇见你于我而言,是我人生中最幸运的事,我爱你,不只是说说而已。”

        像是预料到了什么,傅嘉柔心跳速度加快,她握着饮料瓶的手不自觉收紧。

        直到荧幕定格在他们的合照组成的爱心时,上面一排的灯忽然亮了。

        随之而来的,还有陈叙川。

        恍惚间,她看见了曾经的那个少年,慢慢地朝着她走来,他的身影逐渐清晰。

        男人穿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长腿迈步朝她而来,昔日眉眼的锋利早已尽数敛去,满含爱意与宠溺。

        傅嘉柔站起身,说不出话。

        而手里的饮料瓶不知何时落在脚边,无人搭理。

        陈叙川单膝跪地,手里托着打开的戒指盒,“傅嘉柔,你愿意嫁给我吗?”

        此刻,空气似乎连尘埃都清晰可见。

        “我愿意。”

        ——她大声,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眼眶盈着泪。

        陈叙川手有些颤抖,为她的无名指套上了独属于她的钻戒,亲吻她的手背。

        放映室内灯全亮了,掌声热烈如海潮,看着底下相拥的身影。

        傅嘉柔看着眼前的人,只觉得所有的不确定,都清晰地指向了同一条路,同一个人,“我也希望,往后余生一直是你。”

        他一字一顿,“会的,我保证。”

        眼前的人,是她从十七岁就认定了的人,他们见识过彼此的星光与尘灰,黑暗与沉寂,仍然义无反顾地选择相拥,度过余生漫长。

        -

        “我回来了。”

        傅嘉柔用钥匙开了门,一进门,饭菜的香气便萦绕而来,厨房传来炒菜的声音。

        她把门关上,就如同钻进了只属于他们的世界——这儿是他们的家。

        这几年的职业生涯,陈叙川也有一定的积蓄,他和傅嘉柔一起商量,挑选了许久,在z市买了一套复式公寓。

        地段不算太繁华,但是小区环境很不错。公寓的每一部分装修,都是他们和装修设计师共同商讨后的成果。

        后还有个小花园,推开窗便有鸟语花香,绿草地看了就让人心情好了不少。

        也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家。

        此刻,陈叙川在厨房忙活着,把锅里的鱼盛到碗里,倒入清水洗锅,动作熟练。

        他抬手看了看腕表,快七点了,傅嘉柔应该差不多回来了。

        正想到这儿,腰上忽然缠上白细的胳膊,温软的身体靠在他后背上,“老公,我回来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陈叙川侧头笑了笑,“神出鬼没的。”

        陈叙川在家时间并不频繁,但只要他有时间,他一定会亲自做饭。

        傅嘉柔:“我刚刚在门口有叫你,炒菜声音太大,你没听见。”

        陈叙川抬起她的手,唇轻轻印了下,“嗯,准备吃饭了,去外面等。”

        “不能坐享其成。”她说着,伸手想去端旁边的鱼汤,手腕忽然被他捏住了。

        “这个很烫,我来。你把那碗青菜端出去就行了。”

        “好。”

        不大的圆形玻璃餐桌,几盘色泽诱人的家常菜,打开电饭煲,米饭冒出热腾腾的蒸汽。

        傅嘉柔想盛饭,却发现饭勺还没拿,于是折返回厨房。

        陈叙川刚洗完手,用手帕擦了下。转身见她进来。陈叙川伸手搂她腰身,把人拉到身前,“正好过来接个吻。”

        说完,他俯身压上她的唇,由轻到重。傅嘉柔配合着他的深入,轻轻咬了下他下唇,随后齿关便被他撬开,鼻息交缠。

        许久后,陈叙川同她拉开距离,眼尾微勾:“开胃菜还不错。”

        傅嘉柔微微喘着气,一时之间都想不起来自己来干什么的了,“你害我忘了自己是进来做什么的。”

        “饭勺?”

        “对对。”

        吃完饭,傅嘉柔自告奋勇去洗碗,站起身收拾碗筷,“我来吧,既然你做晚饭,那碗就交给我好了。”

        “不用你,你回房间洗澡,还能节省点时间。”陈叙川指了指房间门。

        她看了眼墙上挂钟,也才七点半左右的时间,疑惑道:“为什么要节省时间?”

        他目光一沉,“因为今晚还得干正事,除非你想熬到半夜。”

        “……”傅嘉柔拉着他,把他推到软皮沙发上。

        她还没说话,陈叙川已经先发制人道:“宝贝现在就等不及了?”

        “你坐着休息,别想太多。”傅嘉柔脸色隐隐泛红,转身端着碗往厨房走去。

        陈叙川还在沙发上七歪八倒,笑得合不拢嘴,看她脸红是他人生一大乐趣。他起身,进了厨房道:

        “一起洗吧,干脆。”

        傅嘉柔拿碗的动作一顿,语气无奈:“哥哥,这些事等会再说好不好?我现在还在干活好吧。”

        “你是不是误会了,傅嘉柔,”陈叙川说着走近她,手伸进洗碗池中道,“我是说我俩一起洗碗,你在想些什么?”

        “……!”傅嘉柔脑中轰然,干脆沉默下来好好刷碗。

        他却道:“按照你想的,也不是不可以。”

        洗碗池够大,容纳得了两个人的手,她的胳膊在他结实手臂的对比下,更显细白,像一段白玉竹节。

        陈叙川一边刷碗一边问:“今天有没有事情要赶的?”

        思索片刻,她答道:“好像,没有。”

        “那就好,免得熬夜还得干两件事。”陈叙川淡声道,“等会想不想看电影?”

        傅嘉柔:“想是想,不过我不想出门了,想呆在家里。”

        他笑了声:“不用去电影院,就在家里看。”

        “看手机看电脑,没那种感觉。”

        “放心,我可以让你不用出门就可以享受到去电影院的体验。”

        “这话怎么说?”

        “待会回房间你就知道了。”

        -

        傅嘉柔进了房间,先洗了个澡,看到陈叙川在那边不知道捣鼓什么,“怎么体验?”

        “等会先。”

        陈叙川买了投影仪,电影画面可以直接投射到墙壁上,关了灯,电影画面占据了米白色墙壁的一大部分,如同置身于电影院。

        她惊喜了片刻:“你怎么想到买这个的?感觉好方便,”

        “早就想买了,”陈叙川调试着设备,一边道,“电影院毕竟是公共场合,想做点什么都不方便。”

        “电影院本来就只是让我们看电影啊,你还想在那做点什么。”

        “我想做点什么,你不是最清楚不过,”陈叙川说着,拍了拍旁边的圆形懒人沙发,“过来这坐。”

        被他这么一说,傅嘉柔反而有些忐忑。不过,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电影吸引了。

        视野和电影院没太大差别,胜在轻松自在。她去边上倒了杯水,眼睛还可以持续盯着着墙壁的画面。

        回来时,她顺便给陈叙川倒了杯水。

        陈叙川一手接了水,另一只手顺势将她扯到了自己怀中,让人坐在他怀里看。傅嘉柔还在关注画面,也没管坐在哪儿的问题。

        陈叙川一手横在她腰间,就像搂着自己专属的人形抱枕似的,时而凑到她脖颈处轻嗅,时而把她披肩长发拨开,亲吻她耳垂,乐此不疲。

        于是,隔两下就感觉有点痒的傅嘉柔,忍无可忍,轻拍了下他的手,“你安分点,好好看电影。”

        他短促地笑了声,“你坐在我身上,我怎么安分得起来?我可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君子。”

        “……那我回我的沙发坐。”傅嘉柔说着要起身,陈叙川不让。

        “别,我安分,安分。”

        终于,一部电影看完,傅嘉柔向后伸了个懒腰,才想起她还坐在他大腿上。

        她头仰着,磕到了他硬朗的胸膛,她看着他硬朗流畅的下巴,打了个哈欠。

        陈叙川用遥控器按了暂停键,画面停留在片尾曲处,忽然间喉结处传来触碰,轻轻的。

        傅嘉柔倒在她怀里,指尖在他喉结处碰了碰,她早就很好奇他喉结的构造,凸起的,山脊棱线一般。

        “你碰什么,嗯?”他后仰。

        “你别躲,我就想感觉一下。”她刚说完,他的喉结忽的上下滚动了下,“还会动的,怎么做到的?”

        “我怎么知道,从它长出来就这样。”陈叙川也没再动,嘴角隐藏的笑意快要藏不住,任由她一脸好奇地钻研着。

        一会儿傅嘉柔便提不起兴致了,打了个哈欠准备上床睡觉,“好了,我觉得我差不多可以睡觉了。”

        下一秒,他捏着她的下巴,勾着笑道:“你是摸够了,所以应该轮到我了。”

        说完,他撞上她温热的唇瓣,让她维持着仰头的姿势,鼻息是她脸颊上的淡香,却在他的缠绕下愈发灼烧。

        手不知何时钻入衣摆,傅嘉柔防不胜防,打了个颤,唇角溢出一声呜咽。

        他的唇舌,也渐渐犹疑到细白的耳垂,时轻时重地噬咬着,

        她难耐地咬着唇,“好痒啊。”

        陈叙川一只腾出的手摁着她,不让她往旁边缩,“宝贝,躲什么啊,刚刚你摸我的时候,我不也大大方方随你摸,是不是?”

        她挣扎着解释,“我只是好奇,和你不同……”

        “不同么?”他声音沙哑,“我也是好奇啊,软得跟棉花似的,一只手还不够,你又是怎么做到的?”

        他故意模仿她刚刚的问题,在她耳畔逼问她的回答,语气正经地不行,似乎真的是单纯的好奇——如果他的手没动的话。

        一件,两件,衣物散落在圆椅边上。

        忽然间,被他从身后托起腰身,他在她耳边轻道:“我从后面,可以么?”

        这样危险的处境,她难道可以说不可以么,“等一下,川哥你好像,好像还没洗澡。”

        “操。”

        下一刻,陈叙川干脆抱起她,往浴室走去:“没影响,进去一起。”

        她迷迷蒙蒙应了声“嗯”,整个人就像是飘进浴室似的,忽然想起什么,“可我刚刚洗过了。”

        陈叙川:“没事,多洗一次并不是坏事。”

        浴室的灯是明亮的浅黄色,镜子大块又清晰,他身上的衣服很完整,不像她,只剩最后一件贴身的。

        她对上镜中他的眼睛,那底下翻滚着欲。傅嘉柔下意识,抬起胳膊挡在身前。

        陈叙川勾了勾唇,转身调好了了花洒的水温,看着镜中她的眼睛道:“过来。”

        浴室门是有玻璃隔断,看不清里边的状况,只能看到两个交缠的人影,淅淅沥沥的水声夹杂着急促的喘息,欲盖弥彰。

        等到门再打开时,只能看见,双层玻璃隔断上,只留下了几个湿漉漉的手掌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