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敢凶你在线阅读 - 三颗松子

三颗松子

        陆南枝的房间是清新森林风,家具多为原木,墙壁也是柔和的棕色。

        四周有许多透明玻璃,能看见窗外葱郁的植物。灰色床罩软绵舒适,米色轻纱从天花板坠下,像是森林里小精灵居住的地方。

        陆南枝收得很慢,谢行止在边上站了片刻,取下放在柜子上的《无头骑士异闻录》订制行李箱,挥挥手示意她一边呆着去。

        谢行止收拾东西和他做事一样雷厉风行,很快就将她离家出走带的毛绒玩具和喜欢的小裙子装了半箱子。陆南枝不说话,小尾巴一样跟在他身后看他装。

        不得不说,谢行止某种程度上甚至比她更了解自己喜欢什么,至少他装的东西,没一件是错的。

        谢氏集团以经营酒店度假村起家,也涉及娱乐、餐饮业。旗下xanadu桃源上都是全球最顶级酒店品牌之一。

        谢行止大学学习建筑,回国接手谢氏时遭遇不少阻力,一度被董事会质疑是否有能力胜任。

        但当他以势不可挡的铁血手腕肃清敌人,为谢氏开辟全新航线,所有人才明白谢聿扬为何放心把谢氏交给他。谢氏奉行彻头彻尾的精英主义,而谢行止就是凌驾于这座精英帝国上真正的王。

        他是谢氏绝对的符号,每一句话、每一个决定都让人轻易生出跟随之心。即便他一言不发,只是微微挑眉,都带着让人无法反抗的,君临天下的气质。

        很难想象,这样优秀到匪夷所思的男人会对一个小女孩动心。

        连陆南枝自己也不明白,谢行止为什么对她这般好。如果不是发生了之前的事,她可能会一直把他当做最依赖的大哥哥。

        东西很快收好,谢行止一手拎着行李箱,一手牵着她下楼。陆南枝开始也挣扎,无奈被他圈着的手腕犹如铁箍,根本甩不掉。

        谢行止就像意识不到她的挣扎,声音依旧低沉,但明显柔了声线:“晚上吃你喜欢的酥皮焗牛排好不好?甜点我让厨师准备栗子蒙布朗。”

        “我不吃。”陆南枝手上没了力气,但也绝不在口头上认输。

        谢行止根本不把她这点反抗放眼里,放好行李箱将她塞进副驾驶,径直拨通电话安排晚餐。

        回的是谢行止在市中心的公寓。公寓私密性极好,顶层全打通,装成楼中楼的复式。透过落地窗半个城市连着江岸线尽收眼底,谢行止向来喜欢立在城市最高处看天际尽头的灯火,看着渺小的人群,会带来一种深刻的清醒和孤独。

        陆南枝出了电梯腿就有点抖,记忆回笼,她只想转身跑掉。

        谢行止察觉到她的退缩,随着她的驻足,回身深深看她。搭在行李拉杆上的手指微微收紧,连带着眉心也轻轻皱起来。

        他知道她还无法接受最近发生的事,但他做不到给她时间慢慢平复。半个月已是极限,无论她如何怪他,至少待在他身边这件事上他绝不妥协。

        “我、我……”陆南枝几乎难以呼吸,明明这里也算她半个家,因为有心结,她做不到毫无芥蒂跟他回去。

        谢行止给她时间让她把气喘匀,一张白净小脸憋得通红,陆南枝半天才握紧小拳头,要求:“回家可以,但是、但是你要保证,不能再碰我。”

        料到她的诉求,谢行止俊眉一挑,没有丝毫犹豫:“抱歉,做不到。”

        陆南枝几乎震惊,一双鹿眸瞪得圆圆的。她没想到谢行止甚至连表面功夫功夫都不做,就这样直截了当告诉她没有商量余地。

        难道他都不觉得那样不对吗?

        下意识后退半步,陆南枝出于本能地转身就跑。她这一动作无疑刺激了谢行止的神经,男人额头青筋跳了一下,扔开行李箱长腿两步追上去,直接将她拦腰抱起,转身迈进客厅,扔在沙发上。

        陆南枝尖叫出声,脆生生的嗓音更能激发人的征服欲。谢行止手上差点失了轻重,深深吐息几个来回,才勉强控制住自己。

        颀长身躯压下去,谢行止食指扣在领结上,随手松开。平时总西装笔挺的男人突然撕开禁欲假面,浑身散漫的性感逼得人全身发软。

        陆南枝吓得双手不停捶他,整个人扑腾得像砧板上的鱼。陆南枝的那一点力气在男人面前根本不够看,谢行止先是压制住她作乱的双腿,接着单手抓住她双腕,往上摁在沙发扶手上。

        力量过于悬殊,如果谢行止现在要对她做什么,她肯定没法反抗。意识到自己糟糕的处境,陆南枝颤颤巍巍抖了一阵,眼睛立刻红了。

        “你放手,放手……”再出口的声音已然带上哭腔,谢行止一愣,就看见小姑娘长而纤细的睫毛一眨,蓄满眼眶的盈盈水意化作小豆豆,啪嗒啪嗒掉下来。

        谢行止不是没见过陆南枝哭,但只要她一哭,他就无可抑制地慌神。哪怕面色沉静如常,心里却软得跟着她一下下抽。

        他并没打算真做什么,只是她想跑的举动惹恼了他,想给她些教训。可这小东西太不经吓,谢行止深深闭眼叹息,收了手将她扶起来。手掌轻轻落在她头上,好声好气地哄:“行了,吓你的,我不做什么。”

        温热的指腹替她擦拭眼泪,谢行止又捡了些软话和她说,再三保证她不愿意就什么都不做,才堪堪把小姑娘哄好。

        陆南枝睫毛上挂满小颗小颗的泪珠,小巧的鼻尖红彤彤的,抽抽噎噎要多可怜有多可怜。听谢行止愿意保证了,才收住哭意委委屈屈坐好。

        “我们就像以前一样不好吗?”抬起尚湿润的眼眸去看他,陆南枝趁机提出更多诉求,甚至咬咬牙做出退让:“我可以不计较上次的事。”

        她对谢行止不是没有感情,要一刀两断做不到,但也无法像他期望的那样。爷爷去世后没人像谢行止对她这样好,她心里已经把他当做家人。

        所以她可以假装失忆把那个错误的夜晚揭过去,哪怕明白经过这件事关系可能再也回不到从前,但至少维持表面的和平也好。

        谢行止太了解她了,轻笑一声:“以前的关系并不能让我满意。你不计较最好,计较我也只能想办法让你开心些。”既然他已经迈出第一步,就断没有退回去的道理。

        陆南枝说不过他,气得“你”了几声,甩开他换了个地儿坐。

        陆南枝是有脾气的,只是性子软、人内向,轻易不展露,唯独被谢行止宠得在他面前能够放开性子。她生气的样子谢行止也是喜欢的,但也知道小姑娘逼不得,今晚不能再急。

        今天的目的就是让她住回来,其他事可以徐徐图之。

        恰巧晚餐送到,谢行止招招手让陆南枝先吃,自己进屋换衣服。陆南枝开始还僵着,等谢行止转身进屋,才跑到餐桌前坐好。餐椅有些高,陆南枝坐在上面两只纤细的腿还不能挨到地上。

        餐盘里是小火封煎的菲力牛排,包上松露鹅肝蘑菇酱和火腿,再用酥皮包裹,刷上蛋液,入烤箱焗熟。90度竖切下去,肉汁溢出,可以享受所有食材带来的丰富口感。

        酥皮焗牛排工序复杂,费时费力,被当做通往顶级厨师的一道门槛。谢行止的弟弟谢行舟是拥有“神之舌”的传说级美食评论家,陆南枝被他带得胃口刁钻,尤其爱做工精细工艺多变的菜式。有段时间陆南枝喜欢草莓味甜点,谢行止请来顶级日料主厨,连续一个月每天耗费近一整天时间,只为做一道龙吟草莓哄她开心。

        陆南枝被教得极好,用叉落刀的模样都斯斯文文。吃东西小口小口地咬,一点声音也没有。

        谢行止换好家居服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陆南枝。脚步下意识顿住,连调整表带的动作也停下。

        柔和橙色光线拢住她的长发,毛绒绒的,像只乖乖吃东西的小松鼠。下意识瞟一眼桌上的栗子蒙布朗,除了喜欢木材,最喜欢坚果类食物这点也一模一样。

        犹豫片刻,谢行止无声笑笑,转身去了书房。

        为避免和谢行止同桌吃饭的尴尬,陆南枝吃得比平时快。可一餐结束,仍没看见说去换衣服的某人。

        将刀叉整整齐齐归位,看一眼对面已经凉透的另一份牛排,又扭头往谢行止房间方向张望,看到书房透出隐约的光亮。陆南枝跳下椅子,习惯性地往书房走,刚走两步觉得不对,顿了顿,趿拉着拖鞋跑回自己卧室。

        回来的第一晚比想象中宁静,谢行止甚至就像凭空消失一般,再没出现在她视线中。陆南枝知道他其实很忙,抱着布偶平躺在床上感到安心的同时,也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担心。

        伸手对着天花板做一个结印的手势,想象自己已经把邪恶大魔王谢行止封印了,内心好像才彻底平静下来。

        睡前犹犹豫豫还是将门反锁才重新爬上床,折腾一天陆南枝也累了,很快便抱着自己的棕灰色松鼠布偶睡得香甜。

        寂静中房门先是轻微“咔嚓”一声,因为被反锁只发出急促的短音。片刻后,去而复返的男人用钥匙拧开了她的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