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敢凶你在线阅读 - 六颗松子

六颗松子

        陆南枝没有心情再捯饬,洗漱后从包里拿出“pine”爬上床,放下遮光帘躺好。

        柔软的被子将自己包裹,再抓紧怀里的“pine”,身处陌生环境的不安似乎才消散一些。掏出手机给谢行止发消息问他到家没,谢行止回很快:“刚到。”

        谢行止作风其实比较老派,除了工作需要的软件,其他电子设备和应用都不精通。微信是不用的,陆南枝和他联系都是直接手机自带通讯功能。看着这两个字直到屏幕暗下去,陆南枝才重新打字:“那你早点休息喔。”

        这回谢行止倒回得很慢,半天才发过来一行字:“睡不着?”

        陆南枝手指愣在屏幕上,不知如何回复时,手机一番震动,谢行止的电话直接拨了过来。

        陆南枝吓得差点没拿稳手机,掀开遮光帘看一眼下面还在看剧的萧可,摸出耳机戴上,小小声:“喂……”

        谢行止此时已经身处浴室,肌肉微微隆起的手臂搭在浴缸边上,指间圈着一杯小种红茶。也许这时候加冰威士忌会比较符合气氛,但谢行止生活习性向来养生,比起酒更喜欢喝茶。

        将湿漉的黑色碎发一把捋到后面,谢行止调整一下蓝牙耳机的位置,沉声开口:“室友睡了吗?”

        “还没有。”

        “你在哪?”

        “床上。”

        谢行止稍稍放心,他可不想这小傻子跑到阳台上打电话。抿一口红茶,继续说:“你们辅导员姓李,等下我把他联系方式发你,对学校有不清楚的地方可以问他。教材已经安排人帮你领了,不用担心。”

        陆南枝轻轻“嗯”一声。

        “校园卡和寝室钥匙都放在桌上,看见了?”

        又是小小一声“嗯”。

        小姑娘声音娇娇的,听起来又软又听话。谢行止心里像是被什么小动物不轻不重地挠着,简直恨不得马上把她摁进怀里好好疼爱。

        放她自己在学校,他其实比谁都担心。

        叹息着将头往后仰,男人比例完美的身体被温水抚慰,水色覆着的肌肉在浴室灯光下带着异样的性感。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水声,陆南枝顿时头皮一麻,轻声问他:“你、你在干嘛啊?”

        谢行止低低笑一声:“泡澡。”

        显然是联想到一些不太和谐的画面,陆南枝微微脸红,声音也不自觉有一丝抖:“你怎么,怎么又……”

        谢行止很忙,他在国外的很多时候,和她通话也是选在泡澡时间。只是那时候对他的身体没什么概念,切身感受过再提起“泡澡”这回事,脑海中就不自觉浮现出各种让人血脉贲张的画面。

        嘤,她不纯洁了。

        陆南枝羞愧地拉起被子将整个人罩进去,然而这一自欺欺人的动作是不可能阻止谢行止出言调戏她的。

        果然,就听见谢行止低沉的尾音暧昧地上扬,重复了一遍她的问句:“我怎么?你不喜欢我这样?”

        “不、不是……”

        下意识的反驳正中谢行止下怀,手指微微摩挲茶杯杯壁,从嗓子里溢出几声笑:“那就是喜欢我……这样?”

        故意拖长的声音像在问是否喜欢他,陆南枝被谢行止喑哑性感的嗓音逗得从头红到脚,气急败坏扔下一句“我睡了”就急忙摁断电话。

        谢行止没有因为被挂电话影响心情,反而低头笑了一下。陆南枝正趴在被子里平息心跳,就收到了谢行止的短信:“晚安。”

        哼!

        陆南枝扔开手机,抱着小松鼠尝试睡觉。被谢行止这么一闹,心里的不安消散许多,很快沉沉睡去。

        因为睡了个好觉,第二天状态不错,萧可说要带她出去转转的时候陆南枝没有拒绝。

        副班长早上来了一趟,意外是个皮肤呈健康小麦色的运动系女生。将教材带给她的同时也把她拉进了建筑学1班的微信群。

        陆南枝努力试着和她交谈,副班长倒没在意她的磕巴,和她简单说一些重要事项后爽朗地挥挥手离开。

        陆南枝手心都起了一层细细的汗,心跳扑通扑通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萧可已经捯饬完毕,挂着霍格沃茨校徽的钥匙扣在手中一转,一手搭上陆南枝肩膀,一副“走吧姐妹”的兴奋模样:“你想去哪里呀,我带你去,l大附近我贼熟!”

        萧可是兰叶市本地人,看样子家庭条件也不错。听萧可科普陆南枝才知道本科生有单独宿舍楼,像她们这样住研究室宿舍算开小灶。

        虽然稍有些不适应萧可的自来熟,但她并不排斥,想了想:“……图、图书馆?”

        萧可顿时一脸“你不是吧”的表情:“图书馆有什么好玩的啊,我带你吃好吃的。”

        “不是,可是,我……”陆南枝小手不安在身前交握,斟酌着应该如何开口。萧可却像是悟了什么,长长“啊~”一声:“我知道了,你是不是不喜欢人多的地方?那什么,社交恐惧症?”

        陆南枝不知道她怎么看出来的,老老实实点头。

        “那图书馆就更不能去了,”萧可一本正经头头是道,“图书馆人贼多,还不如去操场。”

        “啊?”陆南枝回想了一下谢行止送她来学校时的操场,不由整个人往后缩了一下,甚至有点不想再出门。

        察觉她的退缩,萧可急急忙忙补充:“不过我知道一个人特别少又很漂亮的地方,我带你去!”

        看着萧可又是拍胸脯保证又是发誓,陆南枝信了,乖乖跟她出门。

        陆南枝鲜有独自出门的经历,虽已在夜晚和谢行止逛过校园,白天这样行走还是觉得既紧张又新奇。

        抱着书本三三两两走过的女生,踩着自行车穿过林荫与阳光的男生……经过操场时突然有篮球飞来,撞击在铁丝网上响亮一声,吓得陆南枝急忙缩到萧可身后。穿球服的男孩子跑过来捡球,歉意地冲她挠挠头:“抱歉啊,吓到你了。”——就连这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也是陆南枝几乎未见过的。

        陆南枝抓着萧可胳膊摇头,心里关于学校生活的想象好似撞破一道口子,各种光怪陆离的意象争先恐后涌出,如同走马灯式轮转的艳丽浮世绘。

        从森林里小心翼翼迈出步子的小松鼠第一次探索未接触过的世界,收获落满眼底的好奇小星星。

        萧可说的地方在建筑学院后山,离主教学区有些远,一路上果然人不太多。顺着青石板路走到头,赫然出现在视野中的竟是一处玻璃花房。

        以白色钢构架为主的花房,玻璃幕墙上爬满绿植。屋内隐约可见悬挂的盆栽,阳光透过玻璃直达内部,无比惬意。虽有些老旧,却不掩本身自然通透的设计,甚至因为时光痕迹有着别样的复古感。

        陆南枝惊呆了,小嘴一张一合半天没闭上。还没来得及出口询问,就被萧可拉到玻璃花房门前,有些小得意:“听说这是你们建筑系的秘密基地,以前老院长建的,不成文规定谁考年级第一就能拥有一学期使用权。最多的时候,也就4个人有钥匙吧。今天我就带你……咦,门没锁?”

        萧可本想跟陆南枝炫耀下自己搞到的钥匙,定睛一看却发现门根本没锁。对视一眼,到底萧可艺高人胆大,伸手推开花房大门,探个脑袋进去。环顾一圈没发现人,招招手示意陆南枝跟她一起进去。

        花房内悄无人声,脚踩在木质地板上发出轻微“嘎吱”声。室内家具以木藤制品为主,虽老旧,却干净整洁。植物被妥帖照料,一片郁郁葱葱中带着沁鼻的芳香。

        萧可兴奋地找张躺椅坐下,舒展开身体,双手搭在扶手上,美滋滋地感慨:“哇哇哇,这样躺着好舒服,你们系可真会享受,南枝你也来试试呀~”

        陆南枝还有些小心翼翼,环视一圈,发现背对大门的藤艺沙发前摆着些水生植物。刚走过去想看看,就听见身下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陆南枝立刻被吓得倒退两步,视线下移,这才发现藤艺沙发上竟躺着一个人。

        看身材是个很高的男生,手长脚长穿一身白衬衣躺在沙发上,即便不看脸也有赏心悦目的身体曲线。

        男生露在外面的修长指节搭着一册速写本盖在脸上,似是意识到有人进来,稍稍掀开速写本,浅琥珀色眼眸正好对上陆南枝的。

        他眼中还带着一丝倦,虽倦却温和,像是三月柳絮纷飞,云淡天轻的柔软。

        男生静静和陆南枝对视,直到萧可也被突然的动静吓到,“噌”一下从靠椅上站起来。

        陆南枝动都不敢动,紧张眨巴着眼睛看他。

        藤艺沙发上的人缓缓坐起身,含笑的眸子先看一眼陆南枝,再看一眼萧可,有些懊恼般揉了揉头发:“抱歉,我睡着了,吓着你们了?”

        他没有质问她们为什么在这里,反倒先道起歉来。萧可率先反应过来,急忙摆手:“不不不,是我们打扰你休息了。我们见门没关,擅自进来的,对不起……”

        “不打紧。”男生摇摇头,夹着速写本慢条斯理起身。他看一眼手表,微笑着指了指门口:“我有些事,先走了。如果你们想在这里休息,走的时候记得锁下门。”

        “好好好,”萧可忙不迭点头,“师兄您慢走。”

        男生礼貌颔首与陆南枝和萧可道别,与陆南枝擦身而过时,速写本上的设计草图却一瞬抓住她的视线。

        啊……陆南枝微微惊讶,这个设计风格,她好像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