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敢凶你在线阅读 - 十三颗松子

十三颗松子

        陆南枝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新收的小师妹”,低头想了会,揉揉头发:“是、是的吧……”

        应在青被她这副模样逗笑了,虽然他好像一直是笑着的,但此刻的笑意明显扩散了些。

        她整个人都软软糯糯的,柔软的黑色长卷发,带蕾丝边的米白色连衣裙,腰收得很细,像系着精巧小绳子的糯米团子。

        应在青将书放回书架,走到陆南枝跟前:“你的抄绘?能给我看看么。”

        “啊,啊……给。”陆南枝手忙脚乱将绘本递上。

        抄绘是建筑学学生学习经典建筑的常用方式,可以积累素材、培养设计语感。l大建筑院至今流传着某某师兄师姐将资料室中大量案例数以千计抄绘下来,最后取得成功的校园传说。

        当然,抄绘只是帮助提升专业能力的一种方法,并非必经之路。

        抄绘讲究方式方法,“随便画画”的抄绘通常是一种心理安慰,只能起到练习手绘的作用。更重要的是理解其中的构思与逻辑,获得自己的启发与思考。

        即便早已看过无数抄绘,翻开陆南枝的绘本时,应在青眼中仍是闪过一丝赞赏。

        低年级学生的抄绘通常会选择整套方案,学习建筑形式生成的基本规律、环境应对方式、流线分析、功能分区等等。

        而陆南枝直接选择建筑亮点进行抄绘,有的放矢,省略一些细节,却抓住了对自己有用的部分。

        线条流畅优美,毫不凝滞。做的批注也到位,完全不像新手。

        视线落到右下角签名小小的“陆南枝”三个字,应在青将绘本合上还给她:“清水混凝土的安藤,木头建筑的内藤,喜欢木头?”

        陆南枝抄绘的是内藤广在日本鸟羽市某个小村庄山坡上留下的“海的博物馆”。博物馆面向入河口,屋顶由多层木桁架构成,阳光从中央天窗倾泻而下,带来极强视觉震撼,让人有种身处古老鲸鱼骨架下的错觉。

        陆南枝小鸡啄米一样点头,应在青向后半靠在书桌前,感慨:“怪不得会收本科生,杜老师真是一如既往精打细算。”

        “师兄你不也是……本科生?”陆南枝满脸疑惑。

        应在青因她这无心的吐槽笑起来,从桌上抽出一张便签纸,取过钢笔:“是啊,所以说老师精打细算。”将钢笔笔帽盖好放回桌上,应在青伸手将便签纸递给她:“我的名字和电话,以后有事可以联系我。”

        怔怔接过便签纸,纸面上赫然写着应在青三个大字和一串电话号码。钢笔字清雅有风骨,真真字如其人。

        未等陆南枝反应过来,应在青看一眼时间,抬手冲她示意一下:“杜老师大概一刻钟回来,这里你随意看,我先走了。”

        “啊……”陆南枝急忙转身朝向他离开的方向,告别的话尚未说出口,应在青的身影便消失在门口。

        ……还没有好好道别呢。

        稍有些遗憾地泄了一口气,陆南枝肩膀塌下来,重新将目光投向这个房间。她身处的地方明显是杜教授日常办公处,此外还连接着通往其他房间的门,应该是资料室或者讨论室。

        捋了捋裙子在花梨木沙发坐下,拿出手机玩了会儿便有些犯困。好在杜教授回来得很快,因为她提早到,特意问她几句“有没有等太久”之类的话。听说她已经和应在青见过,杜教授点点头,也同陆南枝介绍:“按理我只给本科生上课,不像导师分组那样进行专业课指导。应在青是第一个,你是第二个。”

        “应师兄是不是很厉害呀?我看见了他的草稿。”

        “是。”杜教授抬了抬眼镜,毫不掩饰对这位学生的喜爱:“在青是非常有天赋和才华的学生,假以时日必成大器。不过你师兄哪样都好,就是冲劲不够,还一门心思只钻研自己喜欢的东西,不注重培养大局观可不行啊。”

        “可是能在某一方面专精不也已经很厉害了吗?”

        杜教授“呵呵”笑起来:“是啊,可看见这样的学生,就总希望他能更好些,想着他能走得更远。”

        陆南枝点头,杜教授这种心态她懂的,《圣斗士》里黄金圣斗士不就希望星矢五小强能够继承他们的意志走得更远嘛。

        替陆南枝详尽分析一遍抄绘中遇到的问题和思考,提到光与建筑时,杜教授问她:“你知道谢行止的设计擅长将光与建筑空间交融吗?”

        谢行止?陆南枝愣了一下,摇头。

        她是看过他放在书房小柜子里的图纸,但是时间太早,只留下大概的印象,后来再想看时已经找不到了。

        不过从谢行止辅导她时提出的建议来看,他的专业能力出类拔萃,常常能让她醍醐灌顶。

        杜教授有些惊讶她竟然没看过,起身到隔壁房间翻翻找找,找出一叠建筑资料递给她:“这是他的设计,你看看。”

        资料中是已落成的建筑,圣托里尼岛海崖上的酒店oniros,眼前就是蔚蓝的爱琴海。酒店外观线条与块面的运用非常明显,虽是正宗几何形式,却相当潇洒利落。即便是混泥土建筑,日光下简单的线条框架也有惊艳的光影美。

        大片玻璃墙使建筑整体轻盈优美,爱琴海岸优美的风景全被收入其中,天光水色融为一体。人与自然的距离感消弭,仿佛伸手就能触及到光。

        人们通常认为“绿色”代表自然,酒店内没有种植太多绿植,却因为阳光、山海、草木的引入,让人感觉早已与自然融为一体。

        最经典的是每间房自带的室内温泉池,日出日落和繁星布满夜空时,光线通过不同方式引入,构造出一个个奇异的光影空间,随手一拍都是刷爆社交网络的大片。

        酒店不大,只有十多间客房,一订难求。现在已属于谢氏旗下的中端品牌。

        oniros,尤其它的室内温泉池设计是建筑光影设计的典型范例,陆南枝早就看过。资料上他的作者是一名仿佛昙花一现般的独立设计师“z”,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z”的作品不多,个个都是经典。果然再往后翻,剩下几个作品也都是她熟知的。

        可是……“z”居然是谢行止?!

        陆南枝有种世界被颠覆般的不真实感,说话都不利索:“z就是、就是行止哥哥?”

        “你知道z?”杜教授一脸“那就对了嘛”的表情:“是啊,就是他。怎么,他没和你说过?”

        陆南枝头摇得像拨浪鼓,但是,不是,这种跟发现野崎君竟然是知名少女漫画家梦野咲子差不多(?)的业界秘辛,杜教授是怎么知道的?

        看出她的疑惑,杜教授有些得意地推推眼镜:“这就叫姜还是老的辣啊~”

        陆南枝满脸问号,这词是这么用的?

        杜教授示意陆南枝靠过去些,就着她手上的资料翻回oniros酒店,指着室内温泉池的设计回答她先前的几个问题,感叹:“算起来,这是行止高中的设计了,是不是很不可思议?”

        高中?!陆南枝震惊,眼睛眨巴眨巴,连呼吸也几乎凝滞。高中能做出这样的设计,毫不夸张地说称其为“天才”也不过分。

        “可惜啊,就只留下这几个。”杜教授颇为惋惜地摇头:“如果他选择了建筑,大概在青也比不上他。”

        “他现在是不是一心扑在谢氏上,根本没时间再碰建筑?”杜教授问。

        陆南枝想了想谢行止的工作强度,点头。

        杜教授沉沉叹息,将资料留给她:“关于光线的问题你可以多问问他,比问我有用得多。”

        陆南枝应了一声,收下杜教授给的资料。

        这周谢行止来接陆南枝时,明显发现自家小朋友心不在焉。仔细回想一番,确认他没做什么惹她生气的事,才沉声开口:“出什么事了?”

        陆南枝回神,解释:“没……没事。”

        都结巴了还没事?

        谢行止偏过头看她,她脸上不会藏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看出她有说的意思,谢行止暂时没逼她,带她去谢氏旗下的餐厅吃过晚饭再回家。陆南枝一回家就溜进浴室泡澡,直到谢行止处理完几份文件还没出来。

        抬腕看一眼时间,谢行止离开书房去她的房间,对着浴室敲几下,担心:“枝枝,睡着了?”

        浴室里突然“噗通”一声,她像是被吓到了,慌慌张张的声音隔着门传来:“没、没有,马上就出来了。”

        娇娇的声音氤氲着浴室升腾的柔软雾气,谢行止不自觉扬了扬唇,提醒她:“说过多少次泡澡时间不宜过久,出来记得喝杯水。”

        “知道了……”

        刚从浴室出来的陆南枝整个人带着层水汽,细腻白皙的皮肤几乎白得发光,连身上白色吊带睡裙的颜色也生生被衬下去。

        谢行止准备好毛巾和吹风叫她过去,半湿漉的黑色秀发间有杏仁的奶味和凛冽的雪松香。大手温柔撩开她的头发,露出一段优美的脖颈。谢行止有点没把持住,正准备低头落下一吻,就听见小姑娘开口问他:

        “你是不是……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