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敢凶你在线阅读 - 二十颗松子

二十颗松子

        明明可以和萧可正常接触,面对这个女生的触碰却下意识反感。陆南枝抽回手,但没有继续试图离开,犹疑着点头。

        女生立刻露出一副开心的模样,介绍:“我叫邱芸,是建筑学2班的学习委员。上次真是对不起,我们班的章妍妍同学太冲动了……”

        章妍妍同学?陆南枝想了想,应该就是那个当面说她不会说话的大波浪。

        “她家里出事了,最近都没来学校,我再次替她向你道歉。”邱芸边说边暗自观察陆南枝的表情,陆南枝没什么反应,只“哦”了一声。

        “那你……有事吗?”陆南枝声线稍微有些抖,她始终还是不擅长面对这种陌生人。

        “是这样,”邱芸一听陆南枝问出这话,立刻翻出自己的笔记本,“最近不是公布了期末大作业选题么,我看了任务书但还是有些不懂的地方。听老师说你的专业能力很强,所以想来请教请教你。”

        陆南枝想拒绝,可看着邱芸一脸期待的样子又有些说不出口。从来没人请教过她什么设计上的问题,她也不擅长和别人讲解,但邱芸都找上门请她帮忙了……好像也不太好直接回绝。

        陆南枝犹犹豫豫,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邱芸大概也知道她喜欢人少的地方,选了一处清静的校内咖啡厅,按自己列出的关键点一条条问她。

        邱芸问的问题并不难,陆南枝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依次答了。

        爵士乐缓缓流淌的咖啡厅内,穿着柔软针织裙的少女眉目温柔。阳光透过玻璃窗倾泻在她乌黑的长发上,像铺了一层金箔。

        应在青恰巧从咖啡厅外经过,微微眯眼看了看。本想去打个招呼,抬腕看一眼时间,无奈笑笑先行离开。

        陆南枝没有动邱芸替她点的果汁,见她问得差不多了,透露想走的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问题了,那我就……”

        邱芸见陆南枝想走,急忙出声挽留:“诶诶,南枝,那个……能不能让我看下你的设计呀?”

        邱芸指了指陆南枝放在一旁的速写本:“素描课的时候我就很喜欢你的作品,让我看一下吧。”说完,还双手合十做了个“拜托拜托”的动作。

        见她一脸真诚,陆南枝没有多想,将速写本递给她。

        邱芸看得很认真,并且不吝夸赞:“你草图都画这么多了……这是茶室和客厅结合?不同空间用竹屏风围合吗?”

        陆南枝点头,这间茶室的亮点在于用传统榫卯结构连接的大量竹龙骨,竹屏风能够在各自轨道上任意滑行,既如传统屏风灵活分割空间,也营造独特东方韵味。

        最重要的是,听过谢行止对光影的诠释,她也想尝试在光影变幻上下功夫。竹屏风可以很好切割光线,日光自东而西,被横竖不一的竹子筛落成凝聚时光的形状。时间缓慢流失,茶室中的光影不断变化,寂静的空间也像拥有鲜活的生命韵律。

        茶室整体布局合理,流线清晰,在设计中进一步探寻光影虚实,体现出的建筑设计功力显然并非普通学生能及。

        想起最近传闻陆南枝那些平平无奇的作品,邱芸暗自吸一口气,努力回忆一遍陆南枝作品中的亮点,微笑着将速写本还给她。

        按作业流程,会先进行ppt备选汇报,中间两次草稿讲评,再交正草、正图,最后二次汇报。

        正图前阶段由各组导师负责,二次汇报进行全班评比。

        陆南枝大作业跟杜教授,杜教授对她完成这种作业相当放心,按照计划前往临市参加学术论坛,让应在青指导她定一草。

        由此,陆南枝真正和杜教授过作业时已经是二草阶段。

        杜教授认真查看她的设计,一针见血提出几个问题后,笑呵呵开口:“和行止聊过了吧?”

        陆南枝点头。

        “嗯,在建筑对光线的引入上有自己的风格,真应该把你的作业给他看看。”杜教授感慨:“让他知道什么叫长江后浪推前浪。”

        陆南枝一听急忙摆手:“我、我还差的远呢……”

        说完手指轻轻绞了绞裙边:“老师,我的作业能不能只给你打分,不参加最后的全班评比呀……”

        杜教授只当她是无法在人群面前解说ppt,点头:“没问题,完成之后把作者交给导师组,他们帮你展示。”

        “不、不……我也不想在班上展示作品……”

        杜教授放下手中的图纸,抬头看她:“这是为什么?”

        因为她不想再引人注目了。

        想起之前素描课的经历,陆南枝微微咬住下唇,不知道如何解释比较好。

        好在杜教授知道她情况特殊,也没过多纠结,点头表示同意:“那我只交给导师组,让他们自己看就行了。”

        陆南枝松一口气,急忙谢谢杜教授。

        谁料正图交给导师组时却出事了,负责2班的导师找到杜教授:“杜老,您这学生的作业和2班学委的作业雷同了啊。”

        导师组内早已看过各班优秀作品,其中2班学委邱芸的茶室设计尤为惊艳。

        她在原本的茶室上增加禅房功能分区,用于休憩观景、品茶论道。材质上用了大量竹材,将茶室打造成自由变换的光影空间。整体布局与思路融入“清敬怡真”的中国茶道精神,相当优秀。

        杜教授看到邱芸的设计图时也愣了愣,很快恢复镇定,抬了抬眼镜:“这位同学的设计确实和南枝十分相似,不过南枝的设计也是我一手指导的。”

        “这……”2班的张老师不想开罪杜教授,但设计思路撞成这样说是巧合都没人信,犹豫:“要不先把两位学生叫来了解了解情况?如果真有什么隐情,我们也看看如何处理。”

        “也好。”杜教授点头,同意他的提议。

        陆南枝和邱芸很快被叫去杜教授的教研室,一看这副阵仗,邱芸心里有数,面上却还是装作不知发生了什么。

        陆南枝完全不清楚状况,悄悄移到杜教授身边。

        “来,你们看看这两张设计图。”张老师将陆南枝和邱芸的设计图依次在桌上展开,退后一步示意他们向前看。

        陆南枝小心凑过去,只一眼,便如当头棒喝,愣在原地。来不及出声,邱芸倒是捂嘴“啊”了一声,看向陆南枝,语气里满是不可置信:“南枝,原来你问我有没有画草稿是这个原因?”

        ?!

        陆南枝惊了,不可置信地看着满脸无辜的邱芸。她在说什么,向她要草稿的不是她自己吗?结结巴巴想开口解释,邱芸又抢在她之前冲张老师和杜教授说明:“之前南枝说她最近没灵感,问我大作业有什么思路。我知道大家都说南枝天赋很高,和我们不是一个级别,就给南枝看了……我、我是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

        邱芸说着便将视线投向陆南枝,困惑又可惜地摇头:“南枝你怎么会、怎么会借鉴我的作品呢……”

        大概是邱芸好学生的外表太具有迷惑性,张老师的立场立刻动摇了,上前拍拍邱芸的肩,看向杜教授:“杜老,您看这……”

        密密麻麻的窒息感爬上胸口,刚刚还想解释两句的陆南枝现在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她想说不是这样的,图是她自己画的,借鉴的那个人分明是邱芸。可现在的气氛压得她喘不过气,下意识后退一步,恨不得原地消失。

        空气中的电波变得紊乱,巨大的恶意毒蛇一样将人紧紧缠绕。这样的感觉她以为自己早已忘掉,身体却在此时无比清晰记起来。

        她早就应该学乖,远离人类的聚集的场所。企图适应群体生活什么的,果然太难了……

        脑海中无数片段闪过,陆南枝脸色刷白,几乎忘记自己身处何处——直到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头。

        “怎么了?”

        耳边传来好听的男中音,像细细清风拂过竹林,槛外无数藕花次第而开。烟云都消散,天心只余一轮明月。

        陆南枝回神,抬头就看到不知何时出现在身边的应在青。

        “师兄……”委委屈屈一小声,应在青将她拉到身后,偏头去看杜教授。杜教授对邱芸的一番话没什么反应,抬手止住还想继续说话的张老师,温和询问:“南枝,她说的是真的吗?”

        陆南枝摇头:“是她看了我的草稿。”

        杜教授点头,表示他知道了,点了点桌上的作品:“在青,南枝的一草是你过的,你来看这两份设计。”

        应在青已然通过现场情况和只言片语明白发生了什么,翻翻图纸:“乍一看思路确实雷同,但主材质同样是竹,南枝这份无论对材质的理解还是灵魂性都更强。并不局限于小型功能建筑设计,涵盖整体环境的空间布局和形态塑造都浑然一体。”

        “南枝同学对设计的理解比我强,有灵感了当然会更优秀,我明白的。”邱芸默默补了一句,言下之意陆南枝是因为从她的草稿中获得灵感,设计出了更好的作品。

        张老师见杜教授和应在青都有意维护陆南枝,不由皱了皱眉:“杜老,我知道您护着学生。可邱芸的作业我是从ppt备选汇报看过来的,陆南枝同学的草稿,二位是什么时间看过的呢?”

        陆南枝没有进行ppt备选汇报,给应在青过一草的时间也比正常进度慢,闻言不由悄悄攥紧应在青的衣摆,咬紧了下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