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敢凶你在线阅读 - 三十颗松子

三十颗松子

        陆南枝穿一件藕粉色毛呢裙,外罩柔软白色套头毛衣。微卷黑色长发拧了一股编发垂在耳侧,用简约的珍珠发绳扎起,温柔恬静。

        白净的小脸上补了些腮红,透出桃花瓣一样干净柔和的粉。她本就气质柔美,这下更像一位养在深阁未尝见人的小公主。

        谢行止没忍住抬起她的手,在她指尖落下一个吻,吓得陆南枝急忙把手往回缩:“在家里呀!”

        谢行止低低的笑,牵着她下楼。

        转过拐角,陆南枝立刻感觉得韩凌霄落在她身上的视线。那视线不动声色,却带着十足打量的意味。

        韩凌霄散发的电波过于强势,陆南枝下楼的脚步变得僵硬,强自深呼吸镇定着,不让自己在韩凌霄面前露怯。

        “南枝快来,这是韩叔叔和凌霄姐姐。”谢夫人招招手,将韩綦和韩凌霄介绍给陆南枝。

        陆南枝想表现得大气一些,无奈面对陌生人说话总还是紧张,声音小小的:“韩叔叔好……姐姐好。”

        韩綦笑呵呵地受了,直夸谢聿扬和谢夫人好福气,家里热热闹闹的。

        谢聿扬和谢夫人相视一笑,他们确实都很喜欢陆南枝。最初是怜惜她的身世,再加上谢行止要求,顺了他的意。后来发现小姑娘乖乖巧巧让人省心,不知比谢家两兄弟贴心多少,也就当自家孩子对待。

        韩凌霄将谢聿扬夫妇的态度看在眼里,美眸一弯,亲切地起身牵住陆南枝的手:“南枝,早就听说过你,你好呀。”

        陆南枝点头,韩凌霄却不放,非得让她在她身边坐下。看着陆南枝的手从自己掌心滑走,谢行止皱眉,看韩凌霄的视线更没什么温度。

        “现在在读大学么?”韩凌霄拉着陆南枝问些家里长短,陆南枝不喜欢她的亲昵,只点点头。

        谢夫人接过话来:“l大,离家里近,平时也方便。”

        韩凌霄若有所思地“噢”一声:“l大很好呀,学的什么专业?”

        “建筑学。”谢夫人笑着继续答:“倒是和行止一样了。”

        “l大”和“建筑学”组合起来,韩凌霄立刻想到父亲所说和谢行止的合作,什么aw建筑设计大赛。

        建筑不是她的领域,但谢行止这么大费周章用至臻的名义设置奖项,现在看来似乎正是为了陆南枝。

        韩凌霄表情有微妙的变化,看一眼谢行止,在男人略带警告意味的视线中心里略一“咯噔”,没有多说。

        晚饭谢夫人好歹没把谢行止直接和韩凌霄安排在一块,谢行止坐陆南枝身边替她夹菜,视线从始至终未向旁边移开半分。

        谢行舟懒懒散散坐在一旁看好戏,谢夫人有些尴尬,亲自招呼韩凌霄吃菜。

        谢行止虽礼数周全,态度却过于明显,韩綦暗自在心底摇头,饭后便带着韩凌霄离开。甫一进后座,韩凌霄立刻生气地将包摔一边,双手环在胸前一声不吭。

        韩綦无奈叹息,带上车门也坐进去,吩咐司机开车的同时安抚自己的宝贝女儿:“别气了,又不是非他不可。既然谢行止没有意思,咱们就换个人,好不好?”

        “换供应商似的说换就换?”韩凌霄表面镇定从容,但那不过是为了维持淑女形象,实际她都快气死了。

        哪怕谢行止稍微绅士体贴一点,让她面子上过得去她也不会这么气恼。关键就在于谢行止对她彻头彻尾的客套,丝毫没透露出半点兴趣。

        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冷落?在德国的时候谢行止对她起码还有绅士假笑,现在甚至连惯用的假面也懒得戴上。

        是因为新闻的事惹他生气,还是谢夫人有意牵线让他不快?韩凌霄气闷,手指烦躁地在膝上敲来敲去。

        “爸,aw建筑设计大赛怎么回事?”

        韩綦偏过头看她,解释:“之前也和你提过,谢行止想借至臻的名义做这个比赛。我们平时业务上承了不少谢氏人情,这点小事当然就答应了。看样子,是为了陆家那个小姑娘。”

        韩綦自然记得韩凌霄和谢夫人的对话,韩凌霄尚能想到比赛和陆南枝的关系,更不用说深谙人情世故的韩綦。

        “谢家对这个小姑娘未免也太好了点。”韩凌霄脸色不佳地靠在后座:“同样是故交家的女儿,谢行止对她可比对我亲切多了。”

        “哎……”韩綦拍拍她的手,安抚她:“你也不看看陆家是什么情况,这孩子够可怜的了,谢家怜惜她也没错。别人在谢家这么多年,聿扬他们都当自己孩子一样看待,和谢行止的感情当然也不一般,你这是较什么劲呢。”

        韩凌霄烦躁地抽手说“知道了”,即便明白韩綦说的道理,知道谢行止应该是将陆南枝当家人看待,但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说不出的违和。

        无论如何,迎难而上才是她的风格,她不信谢行止如此铜墙铁壁,面对她的攻势也丝毫不动摇。

        总还有机会的,她想。

        韩綦和韩凌霄离开后谢家的场子也散很快,谢聿扬上楼休息,谢行舟带着他的狗子去院里遛弯。谢行止让陆南枝先回房,自己和谢夫人去了偏厅。

        谢夫人看似气质温婉,收起和蔼微笑后神色陡然一变,高傲矜贵的女强人模样拿了个十成十。

        点了点身旁的座位让谢行止坐下,谢夫人开门见山:“我听聿扬说了,你不喜欢韩凌霄。”

        “但是,凌霄这么优秀的女孩子你都看不上眼,你还想怎样?”

        谢行止很是无奈,在谢夫人身边的单人沙发坐下,手撑着额头:“这些事不用你们操心,我自有分寸。”

        “你有分寸就不会现在还没带个女朋友回家看看。”谢夫人生气地拍了拍沙发扶手:“我知道你忙,但也不能完全不考虑你的个人生活。我们不强求你按我们的想法来,至少对方要对你有所助力。你爸当年这么大的时候早都和我结婚了,你看看你现在,不知道的人还问我你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

        “……”谢行止面无表情看一眼谢夫人:“妈,我说了有分寸,自然有我的安排。今天看在你们的面子上没给韩凌霄难堪,但不会有下次。”

        他语气平静,不急不缓和谢夫人交谈,言语间透出的不容置喙却让谢夫人也感到头痛。

        在和谢行止的对视中败下阵来,谢夫人似是不想看见这个东西一般挥挥手:“也不知道你这脾气跟谁像,我是管不了你了,忙你的去吧。”

        谢夫人的服软并不意味就此打住,但他已把态度摆明,再发生类似的事别怪他不讲待客之道。

        “嗯”一声带上房门出去,谢行止抬眸看一眼陆南枝房间的方向,手随意插在兜里往楼上走。

        陆南枝没什么娱乐生活,除了偶尔沉迷二次元,大部分时候都在研究建筑设计相关的东西。

        听了谢行止的话没再趴在床上用电脑,陆南枝乖乖坐在书桌前,台灯光芒打下来,圈出一方柔和的领域。

        房门被打开的时候,陆南枝小动物一样惊了一下,回过身,抱怨:“你怎么不敲门!”

        她已经洗过澡,换回毛绒绒的冬季睡裙,黑色长发微微湿润,披散在搭着根毛巾的肩头上。

        “我敲过了,你没听见。”谢行止走到书桌前,手掌搭在她肩上缓缓俯身,嗅着她身上淡淡的杏仁奶香开口:“在练习餐厅设计?”

        他的视线落在她身前的图纸上,陆南枝挪了挪,不是很想搭理他:“不要你管。”

        谢行止轻声叹息,起身拿过她肩上的毛巾,对着她湿漉漉的脑袋使劲揉几下:“头发也不擦干就坐着画图,还不要我管?”

        陆南枝不说话,任他折腾一阵又拿出吹风将她的头发吹得干燥蓬松,才抬起头看他:“杜教授帮我报名了aw建筑设计大赛。”

        这个话题起得突然,谢行止没想到她会主动提起,微微一愣,停下手里的动作,也看她:“然后?”

        陆南枝试图看清谢行止的态度,慢吞吞地说话:“比赛有至臻集团的项目,杜教授帮我报的那个。”

        谢行止了然,不动声色将毛巾和吹风放到一边,好似没感受到她的试探:“那你想参加么?”

        陆南枝想也不想地摇头:“不想参加。”

        “那就不参加。”谢行止眉头都没皱一下,一如既往她说什么是什么。

        “如果我想参加呢?”

        “也挺好,那就参加。”

        “……你怎么这样!”陆南枝小脾气上来了,将手边的钢笔摔开,谢行止被她这样逗笑,握住她的手:“怎么了呢,我当然听你的意思,你想怎样做都可以。”

        “但是这是至臻集团的项目。”陆南枝手指在他手心里缩紧,小声嘀咕。

        “你不喜欢至臻集团?”

        “也不是不喜欢……”内心重新变成一团乱麻,陆南枝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奇奇怪怪的感觉。项目背后是什么集团原本无关紧要,却因为韩凌霄的出现让她多少有些在意。

        纠结半天,最后想了一个干巴巴的理由:“阿姨不是想帮你和韩凌霄牵线,我参加至臻集团的项目帮你们制造机会挺好的话,我就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