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敢凶你在线阅读 - 三十九颗松子

三十九颗松子

        从青溪镇回兰叶市后陆南枝再次对谢行止开启智能躲避模式,只是这次革命不很彻底,尤其从谢家回到市中心的公寓后,两人的接触根本无法避免。

        谢行止一改先前她想逃跑便要打断她腿的态度,一日三餐、作业辅导从未落下,仿佛一个包容着自家小朋友叛逆的家长。

        她缩进工作室画图,他照常敲门提醒她吃饭。她故意不理他,也不影响他细致地将鱼剔了刺放她碗里。

        一切像是她单方面任性的发泄,拳头打在棉花上,无处着力。

        陆南枝被这种情绪弄得烦躁不已,如果谢行止强势一些她还有跺跺脚离家出走的勇气,可他对她这样好,反倒让她做不出任何决定。

        周末谢氏有私人酒会,陆南枝不喜欢这种场合,但谢聿扬和谢夫人会出席,她于情于理都应该露面。

        “不想去就别去了。”谢行止从不在这种事情上强求她,陆南枝思忖片刻摇摇头:“我……我还是去吧……”

        谢行止允许她任性,不代表她可以不顾虑谢聿扬和谢夫人的情面。而且她现在也算可以面对人群,只要不和陌生人说话就没事。

        默默在心底念一句expectopatronum,脑海中浮现杭州雪夜他对她说的那些话。好像有一瞬心安,意识到这点的陆南枝迅速摇头,告诉自己不要想他。

        酒会在谢氏旗下餐厅举行,目的是感谢各合作方前半年的支持,洽谈未来合作,同时为圈内人提供聚会机会。

        酒会相当私人且气氛轻松,在陆南枝的可接受范围内。

        谢行止专门为她准备了一条白色晚礼裙,蕾丝和银色珠片点缀于飘逸的薄纱上,有一种森林朦胧雾气般的美感。钉珠花卉大片盛开的裙摆摇曳生姿,既灵动也柔美。肩带和头饰都运用羽毛元素,轻盈的白羽便如她扇动的眼睫。

        谢行止本人依旧是一丝不苟的三件套,剪裁良好的定制西装勾勒出宽肩长腿,腰线收出一个迷人弧度,稳重优雅的气质浑然天成,让人移不开视线。

        谢行止携陆南枝出现起便成为全场焦点,谢聿扬和谢夫人都知晓陆南枝的性格,只简单同熟人介绍一番,让谢行舟带她去人少的地方休息。

        谢行止目光未离开陆南枝分毫,想跟过去,却被谢行舟用手中的高脚玻璃杯挡了下,笑得慵懒:“一堆人等着你招呼,想跑?”

        谢行止转眸看谢行舟,神色冷淡:“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算盘。”

        谢家兄弟总要留一个招呼客人,如果他陪陆南枝,当然是谢行舟留下应酬。按他懒散的性子,自然不想处理这种麻烦事。

        谢行止伸手替陆南枝将碎发撩至耳后,轻轻说一声“等下来找你”,转而颇具警告意味地扫了谢行舟一眼:“自己过来。”

        谢行舟头痛扶额,将陆南枝送去三楼休息室:“来宾都在二楼,你在这休息会儿,等下大哥来接你。”

        “好。”陆南枝点头,有些同情被迫营业的谢行舟。虽然处理人际关系对他来说是如鱼得水般轻松的事,但谢行舟本人并不喜欢这些商业上的你来我往。

        休息室是欧式风格,陆南枝乖乖找张软椅坐下,觉得不太舒服又拿过抱枕垫在身后。从小提包里拿出手机刷起漫画,直到听见门把手转动,轻微“咔嚓”一声。

        陆南枝以为谢行止来了,刚坐直身子,就看见一双裹在晚礼服下的黑色高跟鞋踏进来。

        韩凌霄一身黑色丝质天鹅绒露肩鱼尾裙,口红的颜色是明艳的红,衬得她有种凌厉的美。

        见到意料之外的人,陆南枝有些局促,不自觉握紧手机:“给客人准备的休息室在二楼。”对比之下韩凌霄大方许多,双手随意环抱胸前,款款向她靠近两步:“我是来找你的。”

        陆南枝不解,两撇清秀的眉毛疑惑地拧起来。她在打量韩凌霄,韩凌霄也在不动声色观察她。

        其实从谢行止带着陆南枝出现的时候她就注意到她了,看起来玻璃娃娃一样柔弱易碎的小女孩,理所应当一般接受着谢行止无微不至的照顾。

        他的眼神从未落到在场任何一个女人身上,一心只顾着陆南枝的一举一动。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好一出兄妹情深。

        想到谢行止对自己的态度,韩凌霄心中恼火,对着陆南枝不紧不慢开口:“你和谢行止的那些事谢家人知道吗?”

        一记重击,陆南枝的心立刻像被扔进一把石子的湖面般瞬间紊乱。勉强维持住表情,声音里的一丝颤抖却出卖她的慌张:“你在说什么?”

        韩凌霄不应该知道她和谢行止的事,也许她只是试探……

        “陆小姐,话说太清楚就不太好了吧,”韩凌霄打断她的自欺欺人,“谢家收养你,你却和他们的大儿子搞在一起,你还有没有一点礼义廉耻?”

        韩凌霄语气平和,甚至没有半个脏字,攻击性却强得让陆南枝感觉呼吸困难。脸色一点点胀红,陆南枝紧紧咬住下唇。

        她想辩解,可韩凌霄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

        她确实和谢行止纠缠,不敢让谢聿扬夫妇知道,也正是怕他们觉得自己和谢行止发展成这种关系有悖礼数。

        陆南枝难堪极了,她想逃离,想捂住耳朵不听韩凌霄说话。可韩凌霄似乎当她默认,居高临下看她:“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但做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应该明白你和谢行止并不相配。”

        “谢夫人有意撮合我和谢行止你也看见了,从谢家的立场出发,他需要一个可以成为他助力的女人,而我可以。”韩凌霄顺手理了理耳畔利落垂下的短发:“和你说这些,是不想看你误入歧途,最后落得被抛弃的下场。如果被谢行止放弃,谢家也容不下你,到时你该如何自处,回去找你那位叔叔吗?”

        韩凌霄稍微放柔语气,仿佛一个和小妹妹讲道理的大姐姐:“你放心,这件事我现在不会告诉别人。希望你能好好想想,趁早和谢行止恢复正常的家人关系。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也可以找我。”

        陆南枝拼命止住身体的颤抖,如果她能够好好和陌生人说话,或者口齿再伶俐一些,现在应该已经怼回去了。

        但她做不到,脑海里想了无数句话,最后勉强平稳说出口的只有一句:“……你用什么立场和我说这些话?”

        大概是经历过邱芸的事让她胆子变大些,见韩凌霄露出意外的表情,陆南枝又轻声加一句:“不管我和谢行止是什么关系,都不用你管。”

        陆南枝这番话是韩凌霄没料到的,毕竟资料上说她有轻微社恐,也不擅长和人交谈。上次去谢家的经历也证实了这点。

        对付这样娇弱的小姑娘,想象中应该不怎么费她口舌。她只需要稍微威胁,再给一点承诺,她就会唯唯诺诺退缩才对。

        所以说韩凌霄对陆南枝的判断实在肤浅,陆南枝不傻,在谢行止面前也有带性子和小脾气的一面。不是不咬人,只是一般情况不会露出牙齿而已。

        韩凌霄迅速调整表情,单手手指曲起抵在下巴,轻笑:“我只是好心提醒,事情曝光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这算是威胁?”

        “谁知道呢。”韩凌霄态度暧昧,但陆南枝从她的电波里很明显收到一个讯号——如果她继续保持和谢行止的关系,她一定会将他们的关系公之于众。

        看来,青溪镇时她以为看错的那个人影,果然是韩凌霄。

        陆南枝深深呼吸,握着手机的指节因太过用力而泛白。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不要逃跑,自我暗示好一阵,才撑着继续开口:“也许那样做对我有用,但你拉谢行止下水……你以为他会放过?”

        韩凌霄笑起来:“或许是吧,但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陆南枝倒吸一口凉气,觉得这个女人真是可怕。

        已不想再和她继续交谈,陆南枝正思考着如何让她离开,门把手再次转动。

        这次开门的是谢行止本人,男人原本柔化的神色在看到韩凌霄的一瞬再次绷紧,远山般的眼眸凝起一层霜气:“你在这里做什么?”

        似是没想到谢行止会在这个时间出现,韩凌霄微微眯了眯眼,依旧是微笑着:“听说南枝在楼上休息,上来打个招呼。”

        谢行止看一眼陆南枝的表情,根本不信韩凌霄的话,将门拉得更开些:“韩小姐,我有些话想和你说,请跟我来。”

        说完又看向陆南枝,完全换了另一个语气:“我马上回来。”

        韩凌霄被谢行止的态度弄得火大,涂着丝绒指甲油的手指嵌进掌心,跟在他身后来到露台。

        谢行止背对着她,逆光勾勒出他高大挺拔的身形。韩凌霄一瞬有些恍惚,她是拿定陆南枝不会将事情告诉谢行止才会找她,可就算逼退陆南枝,她又有多少把握拿下这个男人的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