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敢凶你在线阅读 - 四十颗松子。

四十颗松子。

        谢行止稍稍抬手,漫不经心转动机械月相腕表,语调平静冷淡地单刀直入:“你和她说了什么。”

        韩凌霄换了个让自己比较舒服的姿势站着,歪歪头:“我不是已经说了,打个招呼而已。”

        谢行止轻嗤一声:“劝你别在我面前耍小聪明,我不是心胸宽广到能容忍欺骗的人。”

        涉及到陆南枝,他的绅士外表连装也懒得装了。

        韩凌霄直了直身子:“谢先生,你未免太过紧张了。”

        “韩小姐,我一直以为你是聪明人。”谢行止转过身,居高临下看她:“我母亲的意思和我本人没有半点关系,希望你也不要太当真。另外,我不喜欢你和我们家南枝接触,无论你今天说了什么,我都不容忍第二次。”

        韩凌霄心头一震,没想到谢行止会这样不讲情面。

        “连打招呼也不允许?谢先生,你不觉得这样的保护太过了并且很匪夷所思吗?”

        “随你怎么理解。”

        “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护着她?”

        “和你无关。”谢行止绕开韩凌霄往回走:“这是我们家的事,以韩小姐的立场似乎关心太多了。请记住我刚才说的话,否则别怪谢某人不客气。”

        韩凌霄怔怔看着谢行止离开,半晌才无力退到护栏旁,愤愤一掌捶在大理石石面上。

        陆南枝有什么好,谢行止就对她这样无动于衷?身家、才华、容貌,她哪一样配不上他?追逐她的世家公子哥如过江之鲫,向来只有她拒绝别人的份,哪里受过这种冷遇?

        分不清是对谢行止的爱慕还是求而不得的不甘多一些,韩凌霄内心被扭曲的情感支配,手指用力攥起。

        如果她拿不下谢行止,那正如她同陆南枝所说那样,别人也别想拥有他……

        陆南枝紧张地坐在软椅上等谢行止回来,听到门开,急急站起来。

        对上谢行止沉如墨色的眼睛,询问的话正想出口,但一想到自己最近在和他闹别扭,立刻闭嘴,重新坐下偏过头。

        谢行止无声叹息,走到她身前,单膝跪下:“怎么一脸不高兴?”

        “我没有不高兴。”陆南枝心里乱的很,表面上还是嘴硬。

        “她和你说什么了?”

        “那你呢,你、你和她说什么了?”

        “和她划清界限,”谢行止握住她放在膝上的手,捏了捏:“告诉她别再在你面前出现。”

        “哦。”看来韩凌霄没有让谢行止知道她已经知道他们关系的事。

        见陆南枝没声了,谢行止“嗯?”一声,提示她应该礼尚往来告诉他韩凌霄同她说的话。

        陆南枝拿不准是否应该现在就把这件事告诉谢行止,如果她和谢行止的关系没有实质性进展,韩凌霄应该不会轻举妄动。可一旦让他知道韩凌霄已知情,曝光速度说不定会更快。比如马上拉着她去谢聿扬夫妇面前公开什么的……

        想到这里,她摇摇头:“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她不说,谢行止大概能猜到韩凌霄是说了些让她离他远些的话。毕竟就表面上来看,他对陆南枝的过于爱护会成为那些有其他心思女人的阻碍。

        陆南枝现在不说,他也不勉强,只让她安心:“无论她说了什么,你只用记得相信我。没有人比你重要,枝枝,你是唯一的。”

        心头跳了一下,陆南枝红着脸将手抽回来,不忘将自己最近对他的态度贯彻到底:“哼!”

        虽然告诉自己不要太在意韩凌霄的话,不可否认的是,仍会对她造成一些影响。

        她有因他人言语留下的阴影,韩凌霄的话看来说的都是事实,其实恶意满满,让人回想起来不寒而栗。

        不过她最烦躁的,还是纠结如何处理自己和谢行止的关系。

        这种状况下迎来了aw建筑设计大赛结果发表,杜教授同她打电话,恭喜她拿下至臻集团的命题。

        “你和在青的作品都相当优秀,说实话不到最后甚至连我也无法说出到底谁能获奖。”杜教授很是感慨:“南枝,你最后的创意是我没想到的。如果维持之前的想法,说实话很难超越在青的设计,但现在你做到了。我真是替你高兴啊。”

        陆南枝比杜教授更震惊,一方面是她没想过能赢应在青和其他参赛者,另一方面是想到这是至臻集团的命题,她的头就更痛了。

        “那……师兄呢?”陆南枝还是觉得非常不可思议,问得小心翼翼。

        “在青是银奖,听评委会的人说金银奖归属他们也争执了很久。不管怎么说,你们这次交出的作业我都很满意,结果也超出预料。哎,我真是太替你们开心了,在青马上要去英国,这也算本科阶段的完美句号了。”

        陆南枝一惊,这才想起应在青要去ucl读研这回事。

        上学期兵荒马乱,她只在大四毕业典礼时同应在青发过消息。一想到今后再也无法在学校见到这样温柔的人,甚至远隔重洋,心里就有些空落落的。

        银奖怎么算完美的句号,师兄的作品那样优秀,应该拿金奖才对……

        陆南枝握着手机暗自伤神时接到应在青的祝贺电话,依旧是如柳软春水渌般温柔的声音,隔着听筒也像有一阵细风:“师妹,恭喜。”

        他声音里带点笑意,是真心为她高兴,陆南枝更难受了:“师兄你别这么说……明明、明明你的设计更好。”

        应在青呵呵的笑:“谢谢你喜欢我的设计,但同样在我看来,你的创意更优秀。”

        没有半点不满或嫉妒,甚至反过来照顾她的情绪。这样光风霁月的人,让人如何不喜欢?

        陆南枝握紧电话,抽了抽鼻子:“老师说你马上要去英国了,无论在哪里,师兄都一定是很厉害很厉害的人。”

        “承你吉言。”

        又同应在青交谈一会儿,陆南枝心情好很多,将手机抱在胸前躺到床上,感慨能有应在青这样的师兄真好。

        aw建筑设计大赛获奖作品同步在官网公布,到至臻集团项目这一块却出了事。有人在l大学生墙匿名投稿,称陆南枝的金奖作品有黑幕。

        投稿者从看似专业的角度分析了陆南枝和应在青的作品,说稍微懂行一点都能看出应在青的作品无论构思还是设计都更成熟。又说应在青本人是l大建筑系传说级人物,而陆南枝从进校起就享有特权,还曝出过抄袭事件。

        文中提到应在青出身著名建筑世家,疑问陆南枝究竟要怎样的背景才能连应家也不放在眼里。说aw建筑设计大赛看似公正,实际也不过任由资本操作。

        吃瓜群众向来喜欢这种看似挖掘辛秘的故事,再加上陆南枝在建筑院确实来往神秘,投稿热度窜很快,甚至被一些人搬到微博上。

        “我知道我知道,她基本没参加过集体活动,平时也一直一个人,说是什么特殊人才。”

        “杜教授从来不带本科生,她是头一个。”

        “我早就觉得她背景不一般,有没有人八一八啊?”

        “上面别瞎带节奏,陆南枝本人很厉害好吧,说靠背景的是没见过她的设计作业吧。”

        “设计作业?你说的是这个?”

        有人故意贴出陆南枝第一学期不走心的作业,那些替她说话的声音很快被埋没,恶意爆料被选择性放大。非建筑系学生看不懂应在青和陆南枝作品的差别,很快被带偏。

        陆南枝本人从不关心这些,只是无意间刷班群时看到有人转发到微信。虽然在副班长袁尚宜的呵斥下迅速撤回,但陆南枝已经点开了内容。

        读完整篇内容后陆南枝脸色一点点变白,几乎有些拿不稳手机。

        歪曲事实的评论和揣测组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她罩住,让她喘不过气。邱芸也好,韩凌霄也罢,终归都是一个人,但这种来自群体的恶意她还不能很好调整心态,过往记忆一瞬涌上脑海,犹如一桶冰水从头泼到脚。

        到底为什么要她经受这些呢?如果不参加比赛,就不会有这样的事,说到底她当初就不应该想着要尝试的……

        陆南枝头痛欲裂,关掉手机将自己埋进被子里,好像这样才能汲取一丁点安全感。

        谢行止得到消息很快,迅速命人删帖撤热搜,追查匿名投稿人是谁。焦急回到家中,看到一片黑暗时心里顿时一沉。

        “枝枝?”将外套挂上衣架,谢行止一边松袖扣一边轻声叫她的名字。推开房门,暗淡光线中看到床上鼓鼓一团后稍稍松口气,但仅是片刻,心脏便重新收紧。

        他不敢把灯开得太亮,只拧开一盏小夜灯,坐在床边拍她:“枝枝?”

        被窝里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心里已有最坏的打算,谢行止伸手去剥她。剥出来一个眼泪汪汪的小东西时,谢行止的心一抽一抽疼得几乎窒息。

        陆南枝眼睛和鼻尖都红彤彤的,乌黑柔顺的长发乱糟糟,几缕粘在了脸蛋上。明明眼泪掉个不停,却咬着唇半点声音不发出来。

        谢行止将她抱进怀里,再无法遏制内心暴虐的情绪。

        有什么事,冲他来就好了。挑他的小朋友下手,是多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会让做这一切的人知道,伤害陆南枝,是他们这辈子最愚蠢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