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敢凶你在线阅读 - 四十三颗松子

四十三颗松子

        停在半空中的手有好看的腕骨,谢行止眉头皱一下,缓缓收回。

        见谢行止的表情终于出现变化,韩凌霄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眼神变得凌厉:“叔叔阿姨知道这回事么,如果他们知道,你觉得那位陆小姐还能不能留在谢家?”

        “你当然不在意关系曝光,但她呢?”韩凌霄低头笑一下:“好不容易有了可以称之为家的存在,却可能因为你的私欲再次失去,她受不受得了?”

        谢行止怒极反笑,手指摩挲过腕表,温柔的神情甚至比刚才平静无波的脸更可怕:“这就是你的筹码?那你不妨试试。我也很想知道,如果韩綦看到韩家这么多年的基业毁在自己最器重的女儿手上,是什么表情。”

        “你!”撑在桌上的手指收紧,韩凌霄第一次切身感觉到谢行止的可怕。他是紧盯目标的狩猎者,不会因为猎物的反应心慈手软半分。他用自己的方法一点点让猎物陷入绝望,最后死于他的利爪之下。

        拿陆南枝威胁并没让他失了方寸,他有足够的准备,可以从应对容猎物的反抗。

        韩凌霄的头终于垂了下来,口红过于艳丽的色泽衬得她脸色愈发苍白:“没有回旋余地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地方,我可以……”

        “韩小姐,”谢行止打断她,“多说无益,请回吧。”

        “好,很好……”韩凌霄点几下头,撑着自己的身体离开办公桌,捏紧文件,失魂落魄地向外走。

        在她拉开大门的时候,谢行止没有温度的声音叫住她:“再提醒你一次,如果你还想当你的韩家大小姐,就不要做多余的事。”

        韩凌霄愣了一下,肩膀终是塌下,认输了。

        等到韩凌霄离开,谢行止叫许听风进去,面色阴鸷:“除了谢氏,至臻集团现在手里的几个大项目按我之前说的让合作方停掉。韩凌霄负责的那几个,也不需要了。”

        许听风记下,感慨:“那这下韩凌霄恐怕会在至臻被架空了,我还以为你会看在两家交情上稍微心慈手软一点,你不是说还能让她当韩家大小姐么。”

        谢行止笑了一下,是那种毫无感情且冷血的笑:“没有实权的大小姐难道不是大小姐?对枝枝出手,就不要指望我会放过了。”

        至于韩家其他人怎么蚕食掉没有实权的大小姐,用不着他亲自教,也和他没有关系。

        ***

        晚上谢行止回家的时候陆南枝正在茶室摆弄他的茶具。她坐在大红酸枝茶盘前,拿着茶则往壶里拨茶。因为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茶叶,还装模作样放到鼻前闻了闻。

        陆南枝很喜欢这个大红酸枝茶盘,茶盘是整料加工,色泽深红。相较“三大贡木”之二的黄花梨和紫檀更细腻优雅,纹理清晰顺直,有种温文尔雅感。

        水烧得正沸,谢行止于陆南枝对面坐下,挽起袖口,接过她手中的东西:“怎么想到泡茶?”

        “哦……就随便弄一弄……”陆南枝不告诉他是因为自己在家还有些心烦意乱,随便找事做。

        茶是明前龙井,茶叶青绿透亮,味道柔和清甜,适合夏天饮用。谢行止泡茶的动作一派优雅,陆南枝托着下巴看得有些出神,直到他将茶杯放在杯托上递至她跟前:“看什么?”

        “我没在看你哦!”陆南枝此地无银三百两:“我是在想事情。”

        “那说说在想什么?”

        “呃,”陆南枝噎了一下,“aw建筑设计大赛的颁奖典礼能不能不去啊……”

        谢行止品了口茶,垂眸思考。准备aw的项目给陆南枝,是为了让她克服在人前展示自己作品的恐惧。他不想拒绝她的要求,但经过这次比赛的诸多状况她已学会调整心态,不如借助颁奖典礼再进一步。

        能不能和陌生人交流并不重要,他从始至终希望的都是让她学会相信自己。

        稍稍狠下心,谢行止反问她:“为什么不去?”说完又觉得语气有些硬,补了一句:“我会陪你去,没什么好担心。”

        “可是……”

        “没什么可是,”谢行止伸手摸摸她的头,“你不是一直想去新天鹅堡么,多玩几天正好过去。”

        想到谢行止陪自己去,陆南枝稍稍放心一些。但气还没舒完,便听到谢行止提醒:“看来这次生日要在德国过了,别忘记欠我的回答。”

        ——“期限到你生日,必须给我答复。”

        陆南枝浑身一个激灵,想起谢行止的要求,也想到韩凌霄提醒她那些话。

        因为aw比赛被选择性遗忘的事情重新回到脑海,陆南枝顿时觉得手里的茶没了滋味。她真的,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谢行止啊……

        “不喝了!”陆南枝脾气马上上来了,羞恼地迈着小腿跑回房间。

        谢行止有些无奈地摇头,知道这么一句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他给她的时间已经够久,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她躲。

        ***

        8月的慕尼黑温度适宜,天蓝得像漫无边际的鸢尾花海。

        aw建筑设计大赛颁奖典礼在慕尼黑现代美术馆举办,杜教授和应在青也都到场。

        陆南枝穿一件点缀着小雏菊的香槟色裙子,露出雪白笔直的小腿,水晶绸缎高跟鞋衬得脚踝的弧度越发可爱。

        国际建筑师协会名誉会长darnell亲自为她颁奖,对这位来自东方的小姑娘道一声“congratulations”。

        陆南枝上台前一直紧紧抓着谢行止的胳膊,恨不得整个人缩在他身后。她到底还是不太习惯这种场合,只有待在亲近的人身边才有安全感。

        上台领奖时对着闪烁不停的镁光灯大脑一片空白,几乎全凭本能完成整套流程。终于下台时脚下一软,被等候在一旁的谢行止接住。

        他知道她的紧张,从上衣袋中取出手帕,揩去她鼻尖细密的汗:“怎么样?”

        陆南枝抓住他的手臂缓了半天,先是摇头,后来又点头。

        她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面对人群和镜头她感到紧张,但意识到自己手中的奖杯代表着专业评审团对她的肯定,又感觉心情豁然开朗。

        曾经以为再也做不到的事,就这样做到了。好像、好像也不是那么让人害怕。

        正如谢行止所说那样,她应该对自己的作品再自信一些,相信它们是值得被认可的存在。

        微微出汗的手心握紧奖杯,陆南枝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这一刻起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应在青直接从慕尼黑回伦敦,这里的颁奖典礼他原本不打算参加,但怕有人以此说他和陆南枝不合,特意从英国赶来。

        杜教授搂着陆南枝和应在青拍照,典礼结束后跟一帮建筑协会的老头子们操着各种口音的英语快乐聚会,让陆南枝和应在青不用管他。

        陆南枝自然没入住aw准备的酒店,跟着谢行止回xanadu休息。

        谢行止电话会议一直开到北京时间深夜,挂断视频后又在专属套房内继续处理文件。他真的很忙,为了挤出时间陪她出去玩,必须提前安排工作。

        陆南枝稍微有些负罪感,告诉他不用陪她也行。谢行止却不同意,让她看看有没有其他想去的地方,他来安排。

        慕尼黑的行程从老城区开始,在玛丽安广场走过新旧市政厅,沿着306级窄小木制楼梯爬上圣彼得教堂,铺满视线的橙红色屋顶像所有童话故事的底色。

        谢行止弯唇看陆南枝开心地在面前蹦蹦跳跳,满眼不加掩饰的宠溺。走累了就牵着她在街头找一处露天咖啡厅坐下,替她整理跑上跑下有些凌乱的头发,陪她谈论欧洲建筑风格。

        德国是一个气质和谢行止很相配的国家,他是西装革履又严谨的绅士,有些古板,却带着迷人的浪漫。

        考虑到陆南枝的身体,每天的行程都很休闲。新天鹅堡安排在她生日的前一天,谢行止带她驱车前往。

        这座阿尔卑斯山下的城堡,由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亲自设计规划,它是属于这位国王的梦,也是专属于美的世界。

        将车停在山脚下乘马车上山,远远看见森林白云间的新天鹅堡。阳光从薄薄的云层中透出辉芒,城堡便犹如黛色群山映衬下的美人。

        当这座美轮美奂的绝世城堡终于完整呈现在视野中,陆南枝轻呼一声,被它的美丽和梦幻深深震撼。

        圣洁的白色墙体,高耸入云的尖顶,典型的哥特式建筑,梦幻一般完美的城堡。它可以满足所有关于童话的幻想,会让人想到沉睡的睡美人,也会想到慌慌忙忙丢了水晶鞋的灰姑娘。连《圣斗士星矢冥王十二宫》篇中潘多拉住的哈迪斯城,原型也是这里。

        陆南枝赞叹着新天鹅堡的美,进入城堡后更是兴奋得两只眼睛里都是小星星。

        半圆头拱的窗户、列柱廊是典型的罗马式建筑,壁画是拜占庭风格,哥特式也随处可见……将各种风格融入一体的折中主义,华丽而壮观。

        陆南枝忙着欣赏建筑,谢行止却一直在看她。眼见她冒冒失失差点和别的游客撞一起,立刻揽着她的肩往自己怀里带一点,低声嘱咐她小心些。

        等陆南枝终于尽兴,谢行止才带她下山。

        山下静谧的阿尔卑斯湖宛如剔透的琥珀,湖中栖息着优雅的白色天鹅,高低错落的风沿着湖边吹过,人也变得无比放松。

        陆南枝眨巴眨巴眼看着别人喂天鹅,又眼巴巴去看谢行止。虽然没说话,意思已经传达得很清楚。

        谢行止好笑,拿她没办法,从一旁喂天鹅的本地人手中买了些面包。

        陆南枝这下开心了,移动到湖边掰着面包想喂一只白天鹅。小手伸到一半,眼见天鹅已经伸颈来衔,她又有些害怕地一抖,将面包掉在了湖面上。

        谢行止这下真的看笑了,喉咙里发出几声笑,在她不满地偏过头看他时,俯身吻住了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