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敢凶你在线阅读 - 四十九颗松子

四十九颗松子

        美国正是晚上,谢行止目光停在电脑上,头都没抬一下:“wilson那边的资料传过来没有?”

        “……”许听风头痛,抚了下额:“不是,您倒是先听听这个诉求。”

        “我听到了。”

        “然后?”

        “怎么突然提这个,没什么必要。”

        “你确定?”

        谢行止疑惑许听风怎么这么磨磨唧唧,皱着眉抬头,就看见许听风那张笑得无比骚气的漂亮脸蛋。他另一只手点了点屏幕,故意拖长声音:“小——公——主——”

        这回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谢行止拿走。看到图片的时候谢行止微微一愣,随即许听风就看见,这位只在媒体面前维持温柔形象的阎罗几乎是忍不住地抿唇笑了一下,但这一下太快,快得几乎让他以为是错觉,因为下一秒谢行止又恢复扑克脸,毫无波澜般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他:“注册。”

        “啧啧啧,某人刚刚说什么来着?”许听风不怕死地揶揄,却在收到谢行止的死亡凝视后怂得明明白白,拿过手机,帮他下载。

        谢行止继续浏览文件,间或回答几个许听风关于设置什么昵称头像的问题。等许听风捣鼓完毕,谢行止合上电脑:“给我吧。”

        “要不要我帮你把小公主加上?”许听风将手机还给他,有些怀疑这位老年人能不能顺利使用。

        谢行止额上的青筋没忍住跳了跳:“我不喜欢用社交软件,不代表我脑子不好使。”

        “好好好……”许听风做了个抱拳的姿势,笑道:“是在下错了,我这就把小公主名片推给你,聊得开心聊得开心,我先撤了……”

        “追加的资料等下给我。”谢行止提醒。

        ……草早知道他就不进来了!许听风吐血。

        等许听风捶胸顿足离开,谢行止才打开社交软件稍微研究了一下。

        陆南枝吃过午饭,收到新的好友申请消息。

        来源好友的名片分享,名字是一个简单的“z”,但是这个头像……为什么是《夏目友人帐》的猫咪老师??

        表情复杂地通过申请,陆南枝发了个句号过去。

        谢行止回很快:“吃饭了么。”

        “吃了,”陆南枝回他,“你那个……头像……”

        “许听风说你喜欢。”

        哦……

        她是挺喜欢的……

        陆南枝拿着手机回房间,看着猫咪老师铁憨憨的样子,再想到屏幕后面是谢行止,没忍住轻轻笑起来。

        点开相册将拍的学校、街道、今天吃到的樱花甜点发给他,一边絮絮叨叨发语音介绍每张照片。

        “这是学校门口的樟树和钟楼。”

        “下课的时候路过二年坂三年坂,他们陪我稍微逛了一下。”

        “酒店今天的点心用了盐渍樱花,是不是很好看。”

        ……

        她的声音清而软,像早樱那样轻轻绽开。

        谢行止静静听她说,眉梢眼角都落满春夜的柔软。

        其实他很担心她,嘴上不说,却一定要京都xanadu的酒店经理按时汇报陆南枝上下课时间,也特意让负责接送的司机留意她的情绪变化。

        但到底怕惹她不开心,只维持着最低限度的了解。

        对比以前,这样的程度不足以让他放心。他怕她面对新的的学校和环境茫然不知所措,也怕她遇到不友善的陌生人。

        然而此刻听她一点点说生活里的小事,让他意识到她的确长大了。他不介意陆南枝永远当他护在身后的小公主,也为她的成长感到欣慰。

        他好像……确实有些过度关心了。

        无论什么样的她,他都是喜欢的。他唯一所求,也不过是她能留在自己身边。

        谢行止揉着眉心无声叹息,等忙完手头的事就去京都看她吧,他想。

        谢行止算是对陆南枝一个人在京都交换的事稍稍放心,陆南枝本人却不太好过。

        最初一段时间因为适应新环境和学校课程精神紧绷着,生活忙碌而充实。当一切稳定,思乡的情绪就如潮水铺天盖地漫来,将人淹没得措手不及。

        她想兰叶市的春天,城南甜品店的栗子点心……也想谢行止了。

        平时谢行止出差最多也就半个多月,这次她却要在京大学习半个学期。

        从她来日本起已经有段时间没和萧可联系,应在青忙于课程她也不能总打搅他。袁尚宜人很好,却不算交心的朋友。

        微笑着应对陌生人的好意,进行简单的交谈已是她的极限,更不要说交朋友。

        这里没有她熟悉的一切,没有认识的人,连谢行止也没有。每天抱着pine入睡的时候,脑海中想到的都是兰叶市的点点滴滴。

        她说想步行回酒店,司机以一定距离跟在她身后的时候,陆南枝深切感觉自己被一种名为“思念”的情绪击中了。

        京都很美,可这份美太寂寥,连一个能和她分享的人都没有。哪怕她总是拍下每天的照片发给谢行止,也无法排遣这样的情绪。

        她想回家。

        但这样好像反悔太快,显得她再一次顾虑不周。

        忍一忍就好了,陆南枝默默对自己说,等过了学期末就可以回家了。到时候,她就能理直气壮说自己也是能独当一面的人。

        谁料就在努力做心理建设的第二周,她在xanadu正厅见到了萧可。

        萧可穿着浅蓝色背带裤坐在行李箱上玩手机,头上用发抓抓起一条小辫子。抬头看到陆南枝的一瞬,立刻两眼放光,嚎叫一声扑过来抱住她:“呜呜呜南枝——”

        陆南枝被萧可扑得后退两步,一时没反应过来眼前发生的事。

        萧可不等她说话,一把鼻涕一把泪:“你不要不理我,之前的事是我的错……我、我开始没想那么多,后来也提了好多次我不想做了……我已经和他们说清楚了,你能不能、能不能原谅我……”

        说完,眼巴巴抬起头来看她。

        陆南枝当然知道她在说什么,缓缓眨了眨眼,试探着拍拍她的背:“我……我没怪你。”

        “可是、可是你最近都不理我了……”萧可又抹了把眼泪,她到底理亏,不敢怎么出现在陆南枝面前。但眼看她和陆南枝的距离越来越远,她不想失去这个朋友,脑子一热就收拾好行李来日本找她和好了。还好,陆南枝没有推开她。

        “我没有不理你呀……”陆南枝将萧可拉到一旁坐下,抽出几张纸巾递给她。她最初当然还是有些生气的,但她知道更大程度上是谢行止的原因。只是她从没面临过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好。

        她相信萧可真心将她当朋友,可她不善言辞,也不擅表达。以往的相处中总是萧可找话题,她躲着自己,陆南枝就更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萧可来京都找她,和她说这些话,她真的很开心。

        “那你、那你还愿意和我做朋友吗……”萧可问得小心翼翼。

        陆南枝点头:“我们一直是朋友呀。”

        一听这话萧可又像哈士奇似的往她身上扑,哭哭唧唧:“呜呜呜我发誓,就算我爹拿不到谢氏的项目,我也绝对不再对许听风透露和你相关的半个字!”

        “倒也不用这样啦……”陆南枝拍着她的肩,问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问了你们副班长,她和我说的。”

        “你……翘课了?”

        “朋友都快没了还上什么课。”萧可拿过纸巾揩了揩鼻涕,闷声闷气:“你走之前我就一直想和你说来着,可是后来又怂了。我在家想了很久,觉得还是要当面和你说清楚。我真的、真的不想就这样和你变成半生不熟的陌生人。”

        陆南枝以前没体会过女生之间的友谊,但这一刻她明白了。

        原来有朋友,是这样柔软又温暖的感觉。

        晚上萧可入住xanadu,听闻陆南枝到京都这么久活动范围还局限在学校到酒店这片区域,立刻扼腕叹息,表示要带她出去玩。

        寺庙一类的古迹萧可显然提不起兴趣,单手搭上陆南枝的肩膀,感情真挚目带憧憬地向她推荐:“不如去大阪吧,大阪近还好玩。”

        陆南枝静静看了萧可一会儿,决定戳穿她:“……你是不是想去环球影城。”

        萧可“哈、哈”两声,摇摇她:“南枝你怎么这么聪明!”

        陆南枝平时不出门,但不代表她不知道各个城市的著名景点。她指了指萧可胸前的格兰芬多徽章:“这个已经出卖了你。”

        萧可早已订好票,计划第二天拉着陆南枝出发。晚上陆南枝提前同谢行止报备,谢行止已经通过酒店经理得知萧可去了京都,但听到说要去环球影城的时候还是微微皱了皱眉:“usj人太多,想去可以帮你们约个清场后的时间。”

        “没事的……”陆南枝握着手机坐在床上:“我现在已经可以适应很多人的场所了。而且可可和我一起,我也不是一个人。”

        电话另一头的谢行止正在吃早餐,男人手上握着黑银的刀叉,微微侧首对着蓝牙耳机开口:“如果你们走散了怎么办?”

        “可以打电话。”

        “一个人不怕?”

        “不怕。”

        “我派个人远一点跟着你们,好不好?”

        “不好。”

        “……我不放心。”

        “我不是小孩子了。”

        “……”谢行止最终还是妥协,叮嘱她一定记得带好电话,让司机在外面等他们。

        然而真正站在环球影城门口,面对人山人海的场景时陆南枝还是怂上了一怂,毕竟她从没来过游乐场这种地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