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敢凶你在线阅读 - 五十二颗松子

五十二颗松子

        陆南枝刚想介绍,宋星桥率先伸手,唇角维持一个礼貌上扬的弧度:“宋星桥,南枝的朋友。”

        “朋友?”谢行止略一皱眉,去看陆南枝。陆南枝点头:“小时候的好朋友。”

        谢行止想起接陆南枝回家时,听人说过她在南阁时期有朋友。但是听小姑娘这意思,不仅是朋友,还是“好”朋友。能让陆南枝用上这个字,看来关系确实非同一般。

        他当然支持陆南枝交友,只是头一回亲自盖章认证的“好”朋友是男生,还是这种可以算作“青梅竹马”的存在,实在是让他有些……心情复杂。

        谢行止不动声色打量宋星桥,宋星桥也不怯场,双手插在兜里从容自若让他看。

        也罢,总归儿时好友比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野男人强。

        谢行止收回视线,敛了身上的寒意,换做温文尔雅的社交假面,微笑着同宋星桥握手:“幸会,我姓谢,算是枝枝名义上的哥哥。”

        宋星桥一脸了然,和他轻轻握一下之后收回手:“那我先不打扰了,你们聊。”说着冲陆南枝扬了扬手机:“之后联系。”

        “嗯,今天谢谢你。”陆南枝同他道谢。

        “小事。”宋星桥双手揣回兜里,转身离开。

        陆南枝重新去看谢行止,谢行止没说话,只是牵过她的手将她带进屋内。

        房门合上的一瞬,谢行止手中的提包和西装外套一齐掉落地上,他靠着门背将她拉进怀里,手指一寸寸抚过她纤细的腰肢和肩胛骨。

        骨头有些碍人,她身形单薄得仿佛风一吹就散。谢本来还有些吃醋,但一将她拥进怀里,就顾不上其他了。而且她瘦成这样,他都快心疼死了。

        手臂用力揽住她的腰,谢行止声音有些哑:“怎么瘦成这样?”陆南枝听到这句话眼眶便有些酸,摇头:“其实也没瘦多少。”

        “瞎说,我有眼睛会看。”谢行止伸手抚摸她的头发,又爱怜地亲亲她的额头:“饭菜不合胃口?”

        “不是……”

        “学校遇到什么麻烦了?”

        “没有……”

        “那怎么会这样?”俊眉微蹙,指节蹭蹭她的小脸,不是很信她说的话。

        陆南枝伸手抓住他的衣襟,感受着指尖传来的温度和他身上凛冽的雪松味,强行掩饰:“可能就是有点水土不服,你怎么突然过来了呀,都不和我说一声。”

        “我担心你。”谢行止收拢手臂,贪恋着熟悉的触感和温度。没有见到的时候尚能克制,现在却是一刻不愿意松手。

        “我真的没事……在学校也很好,你看我还遇到小时候的好朋友了。”陆南枝一听他说担心,立刻开始说些平时的小事证明她没事。

        如果单纯听她说,谢行止可能会信。但这么抱着她,看着她明显消瘦的模样,谢行止却半个字都不信她说的“没事”。

        “到底怎么了?”

        “真没事……”

        见问不出所以然,谢行止不再追问。她不想说的事他不会勉强她,但既然他知道了,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怎么重新把她养得白白胖胖。

        将她抱在怀里温存一阵,谢行止先去浴室洗澡。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看见陆南枝缩在落地窗前的椅子上玩手机,谢行止走过去:“和人聊天?”

        陆南枝点头:“星桥约我明天出去玩。”

        谢行止手顿了顿,将毛巾放下:“去哪?”

        “伊根町。”

        “我和你们一起去。”于私心而言,他刚到京都,当然希望明天能好好和陆南枝两个人待在一起。但既然宋星桥是她好朋友,限制她外出显得不近人情,只能退而求其次。

        “喔……我和他说下。”

        “嗯。别只顾着玩手机,先去洗漱。”熟悉的谢行止式操心,心里像是被填满一块。陆南枝放下手机,乖乖去洗澡。

        陆南枝住的是主卧,谢行止自然而然叫人把日常用品送到这间房,没有去侧卧的打算。等陆南枝出来,房间的灯已被调暗了些,谢行止拿着吹风立在落地灯前,招招手让她过去坐着吹头发。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在他手指抚过发间耳畔的时候,陆南枝终于有了谢行止身在京都的实感。

        他的吐息和温度都让她感觉安心,流逝的精力重新鲜活地回到这具躯壳,连眼中的光彩也明亮许多。

        她欢心地坐着,右手无处安放地掰扯着自己的手指。等他打理好自己的头发,放下吹风时,转身扑进他怀里。

        陆南枝突如其来的黏人让谢行止愣了愣,眼中的光线化开,氤氲成一片温柔的夜色:“嗯?”

        陆南枝抱着他的腰蹭蹭,又蹭蹭,就这么磨蹭又别扭地抱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声音绵绵糯糯的,尾音像把小钩子:“我想你了……”

        谢行止人僵住,有些不敢相信听到的话语,胸腔迅速被一种甜蜜又带点酸涩的情绪填满。她撒娇的姿态太可爱,又软又娇,像团成精的糯米团子,他努力克制着,力道轻柔地拥住她:“我也很想你。”

        可怀中的人情绪突然变了,小手握拳用力锤了他胸口一下,生气也是娇娇的:“那你现在才来看我!”

        “……”这个问题谢行止没法解释,斟酌着开口:“抱歉,是我的错。我看你过得开心,怕一见你就忍不住想带你回去。”

        这回换陆南枝沉默了,她又不能告诉谢行止自己没他看起来那么开心,只能嘟了嘟嘴,很委屈的样子,重复:“那你也不能……不能现在才来呀……”

        眼见小姑娘眼睛都红了,谢行止心软成一片云絮。他没想到她会这样想他,轻声哄:“我的错,之后不会了。”

        陆南枝哼哼唧唧,被谢行止从椅子上拦腰抱起,移到床上。他低头吻她的额头,唇又轻轻落在她眼睑上。

        陆南枝乖乖让他亲,这副任君采撷的模样看得谢行止有点把持不住,就在他想去寻她的唇时,听见陆南枝小声开口:“其实……其实之前我也有错。”

        “嗯?”

        她闭着眼,睫毛微微颤动,手指捏紧睡裙边儿:“之前……说你不给我自由的时候……”

        谢行止顿了顿,手指撩开她脸侧的几缕头发,蹭蹭她的小脸。他知道两人之间的这件事一直没有真正过去,但又不知道怎么和她提:“你没错,是我太强势,忽视了你的感受。”

        “不是的,我也有错。”陆南枝努力睁开眼睛看着他:“虽然觉得你不给我空间,但是我……我仔细想了想,自己好像是有点不让人省心……所以、所以你会那样做就能稍微理解了……”

        她怎么能这么乖?

        谢行止喟叹一声,摸摸她的头:“你这样,容易让我放任自己错下去。”

        “呃?”

        “我认真想过,我确实做得太过了。让你感觉被束缚不是我的本意,我只希望不让你受到任何来自外界的伤害。”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尝试从她的角度看待整件事,也反省了自己。谢行止牵起她的另一只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一下:“我向你保证,今后我会注意。”

        心结在这一刻解开,阔别多日的思念中她和他都认真思考彼此立场,终于达成相互的理解。

        他不再步步紧逼,她也不再一味逃避。好的感情绝非彼此消耗,而是让双方都学会成长。

        陆南枝轻轻“嗯”一声,又往他身边凑了凑。

        谢行止关掉壁灯,仅拧开床头的台灯,静静搂着她靠在自己身上。初进门时还有一些情yu,现在却只是想这样抱着她,感受她在身边的温度。

        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谢行止试探着开口:“这段时间你精神不太好,是……因为想我?”

        陆南枝不想承认,身体僵了一下,结结巴巴:“才、才不是……”

        然而她的反应已出卖她的内心,谢行止几乎有些受宠若惊,一向紧抿的薄唇上扬出一个弧度,声音也变得温柔:“枝枝,你喜欢我。”

        笃定的语气。他一直在试探、在揣测,担心只是他的错觉。而事到如今,他已然确定她的心思。如果早知道她这么想他,就算许听风骂他昏君,他也会直接把办公地点搬到京都。

        心跳变得剧烈,陆南枝不想回答,害羞地扯着被子往里缩。

        谢行止笑着看她躲,手掌隔着被子拍拍她:“以前我总想着将你留在身边,有许多做得不好或是勉强你的地方。如果我从现在开始重新追求你,你愿不愿意好好考虑下和我在一起?”

        “……?”

        “不只是‘试试’,而是真正做出你的选择。”

        陆南枝想起在阿尔卑斯湖畔答应他的“试试”,也想起还给他的那条手链,不过还是有些不解:“重新开始追求我是什么意思呀?”

        “就是以一个男人的身份认真向你求爱,可以吗,陆小姐?”

        谢行止的声音低而暧昧,陆南枝脸红了,犹豫片刻,点点头。

        “好,今晚我先去侧卧。”得到她的应允,谢行止就要起身离开。陆南枝有些不解,露出两只眼睛看他。谢行止只是笑,眉梢眼角都是来自成熟男人的迷人优雅:“追求者总该保持应有的距离。”

        第二天早上宋星桥过来接人,他换了件白色打底,外面罩着的墨色衬衫交错蓝色锁纹,一如既往呈现谜一样的穿衣风格。但大概是他那张脸长得过于好看,不论怎么穿,总还是英气逼人。

        谢行止似乎要将那句“重新追求你”贯彻到底,自用早餐起就和陆南枝保持着适当距离,好像真把她当做一位自己在追求的女士。

        陆南枝第一次感受这样拿捏着相处分寸又风度翩翩的谢行止,只是看着他那双如临深渊的幽深眼眸便心跳加速。

        宋星桥看出他们之间氛围有些微妙,谢行止说他开车时没有拒绝,拉起陆南枝钻进后座。

        饶是维持着温和假面的谢行止也忍不住青筋一跳,摁了摁太阳穴,告诉自己不和这个东西计较,打开导航。

        目的地是京都北部的伊根町,一个冷门的日本小渔村。这里被形容为“海に浮かぶ町”,意思是——浮在海上的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