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敢凶你在线阅读 - 五十四颗松子

五十四颗松子

        清晨三四点,沉寂的小渔村再次喧闹起来。人声、脚步声、渔船远去的马达声在破晓的天际下传开,陆南枝揉着眼睛爬起来,到窗边掀开一点竹帘,便看到不断登船离去的渔民和搬起渔具前往海边的人群。

        宋星桥说清晨是伊根町最具活力的时刻,昨晚特意让她早些睡,今天早上来叫她。

        洗漱完毕已到五点,宋星桥和谢行止在楼下等她。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谢行止身上的气息柔和了些。

        “早啊,小木头~”宋星桥扬起手冲她打招呼,谢行止只是静静看着她,叮嘱:“下楼梯小心些。”

        清晨的空气格外清晰,像薄荷叶也像新雨后的空山。干净整洁的街道像泛着光,有人骑着脚踏车从坡上经过,也有人提着竹制菜篮缓缓经过。一切景象都如同电影里优美的慢镜头,充满大海的味道。

        顺着路走到市场,渔船靠岸后会在港口卸货,主妇和工作人员们将鱼群按种类、大小分类,一部分运往其他地方销售,一部分送到市场。

        买鱼的人讨论着各类鱼料理的做法,宋星桥来了兴致,亲自下场挑选海鲜。夏天是吃岩蚝的季节,谢行止直接一个视频电话打给谢行舟,让他看着选。

        “你真是我亲哥,这才几点……”对面的谢行舟显然没睡醒,画面黑屏好一会儿,才出现裹在被窝里睡眼惺忪的男人。

        看着指指点点选了一些,谢行舟正准备挂电话,他那只毛茸茸的白色萨摩耶不知从哪冒出来,“嗷呜”一声就往床上扑。

        紧接着“啪”一声手机再次黑屏,只能听见谢行舟训狗和orange委屈巴巴的叫声。

        “谢了。”也不管谢行舟到底听没听见,谢行止无情挂断电话,再看向陆南枝的时候表情温柔:“等下试试。”

        陆南枝点头,跟在谢行止和宋星桥身旁这样喧闹的市场也不会让她觉得手足无措,能看到的只有这座小镇的美好。

        真好啊,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吃过谢行止推荐食匠所做鲜鱼料理后终于踏上返程道路,宋星桥完成了他的曲子,倚在后座上哼给他们听。

        恬淡宁静又充满生机的旋律,像夹着海风关于渔谷丰登的祈愿。透明的大海,深绿的群山,白云千载空悠悠的天空。小镇在清晨苏醒,海鸥纷飞,雪白翅膀掠过舟屋的屋檐。延续千百年的古老生活方式,别具一格的京都印记。

        陆南枝听得入神,小时候宋星桥完成曲子后也总会这样哼给她听。连谢行止也忍不住透过后视镜看他一眼:“你的曲子很不错。”

        宋星桥笑笑:“这首曲子适合用三味线演奏,音色质朴纯净,但也有力。等回京都完成编曲就可以交作业了。”

        “星桥,你真的好厉害。”陆南枝感慨:“小时候的那些曲子就很好听,现在感觉更棒了。”

        “说什么呢,我一直都很棒。”宋星桥倾身捏了捏她的脸:“别说得像你一点进步都没有,你不还在坚持研究木头。对了,你现在是什么专业来的?”

        “是建筑。”

        “那不挺好,升级了。”宋星桥说:“我不是很懂建筑,但我也看得出来你的设计有别具一格的地方。什么时候把现在的设计也给我看看?”

        “啊,我……”陆南枝顿时有些羞愧,宋星桥始终坚持自己喜爱的东西,精益求精。但她总在犹犹豫豫,平时的设计对比之下显得小打小闹,最让她耗费心血的一个是ifda获奖的橡木扶手椅,另一个就是aw的满月餐吧。

        给杜教授看的作业她会认真画,但像宋星桥这样为了一个作业特地跑去一个地方取材的态度是她没有的。

        暗暗下了决心,陆南枝收紧放在膝上的手,回答他:“等、等我下次画出自己满意的设计,就给你看。”

        “好啊,我等着。”

        谢行止听着他们的对话,听到陆南枝的回答时先愣了愣,随即轻轻一笑。

        她是真的成长了。

        抵达京都后陆南枝原本还想邀请宋星桥一起吃晚饭,这回他却拒绝了:“抱歉啊小木头,我约了音乐工作室的人。过几天我就要回美国了,得抓紧把曲子编出来。”

        一听宋星桥马上要回美国,陆南枝心里沉了沉。虽然知道宋星桥在京都只是小住,但确切听到他说要走,难以言喻的失落感还是立刻涌上来。

        她没什么朋友,不多的几个都被她看得格外重要。应在青远在英国,萧可在国内,好不容易再见的宋星桥也要走了。

        应在青和萧可好歹家在兰叶市,和宋星桥这一别,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见面。

        眼看她眼眶有点红,宋星桥俯身拍拍她的头,安慰她:“别难过,平时有事可以给我发消息。能再遇到你,我已经很开心了。”

        “我也很开心……”陆南枝揉揉眼睛,小声问他:“以后你还是一直待在美国吗?”

        “会再待一段时间,不过之后打算回国发展。”

        “真的?”

        “真的,所以你要好好的,等我回来找你。”

        有了宋星桥的承诺,陆南枝开心许多,用力点点头。宋星桥又看一眼谢行止,食指中指并拢挥了一下:“照顾好小木头,走了。”

        晚上多少有些食不知味,回套房的时候谢行止不知从哪变出一大束玫瑰递给她:“陆小姐,开心点。”

        陆南枝被他这样称呼的时候总觉得有些无措,接过沉甸甸的花束,睁大眼睛看他:“你你你干嘛。”

        谢行止牵起她的手将她引至沙发旁坐下,自己在她跟前单膝蹲下,自下而上看她:“想让你开心点。”

        原本他是打算以追求者的身份向她送花,临时发生宋星桥要走这么一出,便换了个说辞。陆南枝不轻易与人交往,放在心里的人也不多。宋星桥要走,可想而知她的心情。他了解她,想尽可能让她好受些。

        陆南枝低头嗅了嗅怀里的花:“……你为什么要买玫瑰呀。”

        “……”作为没送过花的钢铁直男,谢大总裁脑海里能想到关于表达爱意的花当然是玫瑰。吃不准她到底几个意思,谢行止犹豫了一下:“因为它比较香。”

        “哦,谢谢你啊……”陆南枝点点头,此时她还没往谢行止说要重新好好追求她这件事上想,只随口一问。

        葱白纤细的小臂收紧怀里的花束,陆南枝垂眸想了想,问:“那你,过几天是不是也要回国……”

        谢行止愣了愣,实话实说:“是……”

        他这次过来是临时起意,公司还有事等他亲自回去处理。眼见陆南枝肉眼可见地低落,谢行止急忙安抚她:“这次不会很久,我每周过来看你一次。”

        之前他是担心陆南枝觉得自己过多干涉,也怕自己忍不住想带她走。但现在切实见到她,让他觉得先前实在过于思前顾后。

        她舍不得他,他也想见她,那为什么要强行克制不和她见面?

        “会不会很累?”陆南枝有些犹豫,她知道谢行止工作忙,国内飞日本虽然方便,但也架不住频繁奔波:“你本来就够忙了……”

        “见你怎么会累。”谢行止看着她,声线清淡而温柔:“这点耐心都没有怎么谈得上是追求者,你说是不是,陆小姐?”

        陆南枝小脸一红,这人还叫上瘾了。

        晚上谢行止一如既往睡在侧卧,他这样自觉倒让陆南枝有些不习惯。毕竟当初谢行止勉强她的时候,可是根本不管这些……

        他温柔体贴明明是好事,但她怎么总感觉比以前那个谢大魔王更难对付了呢?

        陆南枝窝在被窝里睡不着,一手抱着pine,一手摸到手机,点开微信和他发消息:“那你什么时候回去啊?”

        顶着猫咪老师头像的男人回很快,回的内容却很无情:“马上十二点了,怎么还不睡?”

        见陆南枝发了一串省略号,男人意识到自己似乎下意识化身大家长,重新回复:“你想我什么时候回去?”

        “你、你要什么时候回去干嘛问我!”

        半天没等到对面的回复,陆南枝正想着是不是网不好的时候,谢行止发来一条语音:“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舍不得我。”

        这样的情话由谢行止说来有种别样的性感,明明是有些低沉冷酷的声音,却因为这句话变得无比多情。

        要、要命……

        陆南枝一直都知道谢行止是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但以前大多是把他当哥哥看待,有意或者无意忽视了他身上的荷尔蒙。意识到自己确实喜欢他这一事实后,男人的身份猛然放大,简单的几句话和动作便能撩得人心跳加速。

        “我睡觉了!”惹不起躲得起,陆南枝红着脸缩回被窝,不想继续和谢行止过招。

        大概猜到陆南枝的反应,谢行止单手抵着下巴低低笑起来。他以前怎么不知道聊微信是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可惜小东西脸皮薄,稍微逗逗她就像只受惊吓的小松鼠。

        不过没关系,至少他现在已经确定她也喜欢自己。

        无论程度如何,这都比任何事更足以让他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