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敢凶你在线阅读 - 五十八颗松子

五十八颗松子

        门内半天没动静,谢行止又敲两下,才传来她闷闷的声音:“我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谢行止不动:“不开我就找顾叔拿钥匙了。”

        门内的人像在犹豫,好一会儿,房门才“咔嚓”开了一条小缝。陆南枝不让他进去,隔着门缝和他对视:“干嘛。”

        软软糯糯的声音略微下压,听起来有点难以察觉的委屈。

        修长的手指伸进门缝,坚定又不容拒绝地打开。谢行止看着她,用的是陈述句:“你听到了。”

        陆南枝顿时泄气,既然他已经发现,再怎么装也无济于事。

        松开门让他进来,陆南枝穿着睡裙一屁股坐到床上,拿过她随身带着的小松鼠玩偶pine抱在怀里。

        谢行止拉过凳子在她跟前坐下,身体稍稍前倾去看她的眼睛:“不开心了?”

        陆南枝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如果这种无精打采的状态是不开心,那就是的吧。

        她只是想去茶室看看是不是谢行止在那,却误打误撞听到他和谢夫人的对话。其实谢夫人说得没错,从旁人立场看她一直和谢行止住在一起总有些不合适。他们关系暧昧,不是正儿八经的情侣,仅是妹妹一样存在的家人,当然不能总黏着哥哥。

        她也曾想过逃离谢行止身边,但事到如今,怎么还逃得掉?她甚至无法想象,如果将谢行止从她的生活中剥离会发生什么。

        也许她勇敢一点,现在就好好答复谢行止,告诉他自己愿意和他在一起,一切又会变得不一样。

        但谢夫人那些话,也是真心把她当家人在看……

        谢夫人喜欢韩凌霄那样的女孩子,希望未来和谢行止并肩的那个人能成为他的助力。可她既胆小又懦弱,不是能够气场全开和他站在一起的人。

        她总是仗着谢行止的喜欢任性,却没想过自己能为他带来什么。

        陆南枝越想越沮丧,捏紧pine,头无精打采地低着。

        “不会发生那种事,”谢行止安抚她,“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陆南枝看了他一眼,她不只担心这个,她担心的事太多了。

        啊……好烦啊,明明以前她都没有这些烦恼的。

        “expectopatronum。”陆南枝轻轻嘟囔。谢行止没听清,用鼻音询问她一声。

        “……expectopatronum。”陆南又说了一遍。萧可教她的这个魔咒很管用,比起以前画六芒星的仪式更能让她安心。

        尤其是,会让她想起杭州落雪的那个夜晚,撑着黑色龙骨伞的谢行止,和他那一句“咒语也许会失灵,但我会一直陪着你”。

        那晚的雪花和石灯笼里的光都很温柔,他也很温柔。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呢?也许是那时候,也许还要更早。她太胆小,不敢面对自己的心。直到藏也藏不住,碰一下都会疼。

        谢行止被陆南枝突然的眼泪吓到,她不再说话,长长的眼睫眨一下,再眨一下,泪珠就顺着扑簌簌掉下来。

        陆南枝哭泣的样子总是可怜又可爱,眼睛和鼻尖都是红的,蓄着盈盈一汪水,软到人心里。她紧紧捏着pine,就那样不发一语地坐着静静掉眼泪,看得谢行止心都碎了。

        向来从容的男人手忙脚乱去擦拭她的眼泪,声音低而温柔,一直重复那句“枝枝不哭”。

        他起身坐到她身边,扶着她的头靠在自己肩上。陆南枝就趴在他胸口哭,肩膀一耸一耸,眼泪鼻涕全蹭在高定衬衣上。

        “你所担心的一切我都会处理好,相信我。”谢行止拍她的头,嗅着她身上带点杏仁奶味的雪松香,心绪绵软得像远山飘飞的白云。

        陆南枝没说为什么哭,但他大概能猜到。

        “只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需要一些时间。”谢行止低叹:“枝枝,你要知道,对我来说你比任何事物都更重要。”

        陆南枝终于在谢行止的安抚下停止哭泣,自以为轻手轻脚地拉起他的衬衣擦擦脸,问:“我……我有什么好的。”

        这话问得。

        谢行止收紧抱着她的手臂:“你哪里都好。”

        “你骗人。”

        “我没骗你。”谢行止下巴抵着她的发顶,略微蹭蹭:“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我多想见你。”

        陆南枝静静听他说,半晌抿了抿唇,小声:“在京都的时候我也想见你。”

        谢行止笑起来:“在xanadu见到你的时候,感觉出来了。”

        “要是、要是阿姨一定要我回谢家住怎么办?”她还是有些担心。

        “不是才说了你担心的我都会处理?”谢行止伸手撩了撩她耳际的碎发:“不会让你自己回来的。”

        陆南枝总算稍稍安心,谢家虽好,却像偌大的黄金鸟笼。刚来谢家的时候,谢聿扬和谢夫人经常全球各地跑,谢行止和谢行舟也不在,只有顾叔的时候她感觉和自己一个人关在南阁也没什么区别。

        后来漫长的时间里,一直陪着她的都是谢行止,无论她愿不愿意承认,她好像都……离不开他了。

        之后谢夫人果然没再提让陆南枝回家住的事,平静等到开学,终于见到从欧洲旅游回来的萧可。

        萧可被晒黑了一圈,待在寝室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哀嚎着敷面膜。陆南枝忍不住问她:“你暑假都干嘛了呀?”

        “游泳冲浪什么的,总之青春都贡献给了阳光和沙滩。”萧可双手置于腹部,状似安详地躺在床上:“啊你是没看到,海边好多小帅哥,那手臂,那腹肌,那大长腿,简~直~了~”

        “……你到底是运动还是看帅哥去了。”

        “当然是看帅哥啊,”萧可毫不遮掩,“还和几个帅气的小哥哥交换了联系方式,嘻嘻,完美!”

        “那你呢,暑假就宅家里啦?”萧可问她。

        “嗯……”陆南枝点头,这个暑假她确实没怎么出去。

        “那……”萧可突然来了兴致,爬起身来,面膜都遮不住她炯炯发亮的双眼:“你是不是每天都在家里和谢先生酱酱酿酿?”

        这车开得猝不及防,陆南枝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什么酱?”

        “就是那个呀……”萧可笑得不怀好意:“男女之间你来我往互相交流的某种运动……”

        终于听明白萧可在开黄腔,陆南枝脸部迅速充血:“才、才没有做那种事!”

        “这有啥好害羞的,都是成年人了。”萧可一副“你别害羞我都懂快和我说说”的八卦表情,陆南枝红着脸解释:“真没有。”

        当下萧可的表情就有些匪夷所思了:“你不行还是他不行?”说完想了想,大概率是陆南枝太害羞了。

        陆南枝稍微沉默片刻,有一说一,谢行止确实很久没和她做过了。自从谢行止说要好好追求她之后,她和他的触碰仅在于拥抱和接吻。最接近的一次,还是谢行止问她要不要去他房间睡的时候。

        “也不是不行,就是……”陆南枝不知道怎么说,萧可闻到一丝不一般的气息,直接掀了面膜从床上爬下来:“就是什么?说出来我替你排忧解难!”

        陆南枝犹犹豫豫将最近和谢行止的状态说了,萧可越听眉头拧得越紧,直到陆南枝也忍不住问她:“怎、怎么了吗?”

        萧可捏着下巴想了想:“俗话说得好,由奢入俭难。你和谢先生以前都已经那啥,有过亲密接触了,他怎么还能忍这么久不碰你?”

        这话陆南枝没法答,她不像萧可一样能若无其事说这些事,脖子红了一半:“我……我不知道。”

        “少女,你这样不行啊。”萧可一只手勾住陆南枝的脖子,向她灌输黄色废料:“成年男女那什么很正常,况且对象还是谢先生这么优质的男朋友,一直逃避这种事反可不利于感情交流啊……”

        “还、还不是男朋友!”陆南枝辩解。

        “哎,反正差不多了嘛。”萧可摆摆手:“我觉得,要不你试试主动一点,让二人世界更有情调一点~”

        “……我怀疑你是谢行止派来的间谍。”

        “天地良心我可没有!”萧可拍着胸脯保证:“我就是觉着,谢先生是因为你才一直克制。如果你心里已经打算要和他在一起,主动一点也没什么。再说你们本来就……嗯,是吧~”

        “可可,我以前都不知道你是这种人。”陆南枝表情复杂。

        “什么人,我怎么了!”萧可松开陆南枝,眨巴着眼睛做西施捧心状,细声细气:“人家可纯洁了呢~”

        陆南枝被萧可的样子逗笑,又和她打闹一阵。但萧可说的话,她听进去了。

        她感觉得出来谢行止一直不碰她是因为顾虑她的心情,选择克制自己。他好多次自己去浴室冲冷水澡她都知道,听说这样憋着对身体是不太好……

        其实现在她已经不抗拒和谢行止发生关系,毕竟就算是第一次的时候,她其实也被照顾得很好。

        陆南枝脸颊有些红,咬着唇想了想,她觉得,好像是可以主动一下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