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敢凶你在线阅读 - 番外五

番外五

        谢行止正式回国接手谢氏的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

        他是谢氏这一辈中公认的佼佼者,虽在国外学习,实则一直有接触谢氏业务。但毕竟他的专业是建筑,谢聿扬宣布由他出任ceo后董事会中仍有不少质疑。

        然而当他以势不可挡的铁血手腕肃清敌人,为谢氏开辟全新航线,所有人才明白谢聿扬为何放心把谢氏交给他。谢氏奉行彻头彻尾的精英主义,而谢行止就是凌驾于这座精英帝国上真正的王。

        他是谢氏绝对的符号,每一句话、每一个决定都让人轻易生出跟随之心。即便他一言不发,只是微微挑眉,都带着让人无法反抗的,君临天下的气质。

        就连许家,也放心将他们那个含着金汤匙出身的小公子许听风交给谢行止。

        许听风是个相当漂亮的男人,眉目如画,占尽风流却不媚气。年少时仗着这张脸没少干混账事,跟着谢行止做事后脾性收敛不少,也发自内心对他服气。

        原本他和其他人一样认为对谢行止而言最重要的东西是谢氏,为了谢氏他不仅可以让自己成为完美的工作机器,也会毫不犹豫用几近残酷的手段解决障碍。

        虽然也偶尔撞见谢行止用罕见的温柔神色和人通电话,但许听风一直以为不过和接受媒体采访时保持的儒雅外表是同一原理,直到他第一次接触陆南枝。

        他和谢行止私下并不是严格的上下级关系,某个周五向来冷淡从容的男人却像遇到了什么麻烦似的,在落地窗前沉默好一会儿,蹙眉问他:“你们家有没有妹妹之类的?”

        许听风愣了愣,答:“有啊。”许家家大业大,堂妹表妹都有不少。

        “那你……知不知道她们逛街喜欢什么?”

        卧槽这问题?是准备追哪家姑娘了不成?

        许听风内心一惊,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以他的经验回答:“就衣服帽子包包,首饰口红什么的吧,反正买得越多越好。”

        谢行止点点头:“你明天有没有时间?”

        “这个……”现在是下班时间,许听风倒是不遮遮掩掩:“要取决于是公事还是私事。”

        谢行止听出他话里的意思,笑:“私事,有点事想请你帮忙。”

        既然是私事,谢行止又用上“请”这个字了,许听风当然不拒绝:“没问题,什么事?”

        于是,第二天许听风就见到了传闻中谢家养着的那位小公主。

        和谢家相熟的都知道谢聿扬夫妇和一代木匠大师陆老爷子有交情,陆老爷子去世后,不忍见他孙女跟着叔叔阿姨受苦,于是将她接到谢家。许听风一直有听说,真正见到还是第一次。

        对谢家而言,多养个小姑娘不过就是多一双筷子的事,但眼前这个阵仗……许听风眼皮跳了跳,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谢行止包下了市中心最繁华的宝汇城,整个以奢侈品和独立设计师高端品牌为主的购物广场在原本客流量最大的周六清场,对外宣称内部整顿。许听风率先抵达,同等在地下vip入口的商城经理简单问候。刚刚抬腕看一眼表,熟悉的黑色迈巴赫便缓缓滑入地下停车场。

        谢行止同他说要带自家小朋友买东西,许听风原本以为是司机开车,没想到从驾驶座上下来的却是谢行止本人。

        一身版型笔挺的黑色风衣衬得他英俊不凡,举手投足都如中世纪贵族般优雅。未等商城经理迎上去,许听风看见谢行止向来冷峻的眉眼柔了柔,亲自绕到副驾驶的位置开门。

        他单手搭在车顶,微微俯身,唇角含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伸出手。从唇形判断谢行止大概是说了个“来”字,然后就看见一只纤细素净的小手轻轻搭在了男人手心。

        许听风沉浸在看见谢行止这抹微笑的震惊中,等终于反应过来想过去的时候,谢行止却用手止住他和商城经理,示意他们先别过去。

        副驾驶的位置缓缓探出一个小脑袋,谢行止对她说了什么,小脑袋犹疑着点了点,才从副驾驶跳下来。

        非常非常乖巧的一个小姑娘,香云纱似的微卷黑发披在肩头,一双含着晨雾的眼睛扑闪眨两下,像落满了秋夜的星星。她身上的小裙子材质也是柔软的,整个人娇娇嫩嫩,被养得极好。

        许听风被萌得心肝脾肺乱颤了那么几秒,明白这就是陆家那位小公主——陆南枝。

        知道小姑娘有些社恐,许听风换上温和的笑容,连声音都放轻几分,俯身同谢行止牵着走过来的陆南枝打招呼:“你好,我是许听风。”

        陆南枝听说过许听风,抓紧谢行止的手往后缩了缩,鼓起勇气同许听风打招呼:“你……你好。”

        小姑娘声音奶声奶气,尾音还带点颤,许听风被萌得不行,起身看向谢行止:“你们家小朋友好可爱啊。”

        谢行止轻轻“嗯”一声,脸上就差没拿笔写着“你不看看是谁养的”。

        商城经理忙不迭跟着夸了几句陆南枝,谢行止一并受了,吩咐他不必跟着。经理是个会看脸色的,笑意盈盈祝这位爷逛得开心,先下去等着了。

        偌大的购物广场一时只剩三个人,谢行止摸摸陆南枝的头,柔声:“想逛哪里自己去看,我们跟着你。”

        陆南枝平时不出门,更不要说逛购物广场这种活动。但看着她看电视节目时露出的钦羡目光,便想着用这种方式满足她。只不过谢家的衣食用度大部分是定制,他对逛购物广场这种事也没什么经验,便叫上了许听风。

        陆南枝对购物广场好奇极了,见的确没人,又得到谢行止的应允,大着胆子从他身后探出来。

        小心翼翼松开他的衣摆往前走,走两步又回头去看他,谢行止笑,抬了抬下巴:“去吧。”

        小姑娘眨了眨眼睛,这才迈开小腿哒哒哒跑进一家店。

        太乖了吧。许听风叹为观止,再看一眼身边大老板如沐春风的表情……许听风搓了搓胳膊,有点承受不来这样温柔的谢行止。

        他发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相信谢行止居然是个……妹控?

        “听风,”谢行止淡淡叫他一声,视线却未离开陆南枝半分,“我不清楚小姑娘逛街喜欢什么,辛苦你陪我家枝枝看看。”

        “没问题啊。”许听风年少时颇有些荒唐,哄女孩子不在话下。自家老板都出面了,小姑娘也可爱,这点小事毫无问题。

        开始陆南枝还有些怕,但谢行止在身后,许听风本人又是个会说话的,很快便能够试着和他交谈。

        看陆南枝开心,谢行止心情也好,唇角噙着淡淡的笑跟在他们身后逛。

        陆南枝很乖,不轻易提要求,给她什么就用什么,她在衣食住行上的喜好都是谢行止让人一样样换着琢磨出来的。养了一段时间她现在胆子大一点,正好也让她选选自己喜欢的东西。

        许听风比他会哄人,见着年轻女孩子里流行的店就鼓励陆南枝去试。看着陆南枝对许听风左手的珍珠项链摇头,又对右手小帽子点点头的样子,谢行止心里也软成一片。

        看了一会儿谢行止有些手痒,停在一家在欧洲也算有名的独立设计师服饰店门前抬眸扫了一眼,叫她:“枝枝,过来。”

        陆南枝和许听风走在前头,闻言乖乖跑回来,仰着一张小脸看他:“怎么啦?”

        谢行止摸摸她的小脸,牵着她进去。修长的手指顺着一排衣服滑过,凭着对她喜好的了解,挑了一件递给她:“试试。”

        陆南枝看到小裙子的时候果然眼睛一亮,开心地抱着进了更衣室。谢行止拢了拢风衣在店内的沙发上坐下,搭着一双长腿等陆南枝换好衣服出来。

        啧啧啧这待遇。

        许听风跟着落座,心想谢行止平时从西装到风衣都是一身不变黑的钢铁直男风,虽然他没看清谢行止拿的那条裙子……但不是他怀疑自家老板审美,他给人小姑娘选的裙子能好看吗?

        许某人满腔怀疑,直到看见陆南枝从更衣室出来。

        温柔的蓝咖拼色裙,领口有些绒毛装饰。很简约的款式,却很衬陆南枝身上那股温婉娇柔的气质。小姑娘扯着裙子转了小半圈,歪着脑袋有些期待又紧张地问:“好……好看么?”

        她的声音软软的,听得人心也软软的。

        许听风目瞪口呆,是真没想到谢行止还挺会帮小姑娘选衣服。脑海中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卧槽,该不会平时陆南枝的衣服都是自家老板选的吧?!

        太可怕了……

        许听风简直震惊,以谢行止的铁血作风,在陆南枝面前异于平时的温柔已足够让他大跌眼镜,但是居然宠成这样的吗?

        不要说他,哪怕所有谢氏员工眼里,谢行止也不像能为了一个小孩做到这种程度的人啊……况且这个小公主还和谢家没有血缘关系。

        谢行止不管许听风心里有多少弯弯绕绕,他是他的特助,未来免不了和陆南枝多有接触,早些让他知道自己对陆南枝的态度也好。

        起身取了一顶蓓蕾帽替她戴上,谢行止轻笑:“好看。”

        听到他的赞赏,陆南枝眼睛亮了亮,将他拉到橱窗前,取下她刚刚就看好的银色珐琅领带夹,踮起脚尖替他别好,睁着一双莹润的大眼睛看他:“这个,也好看。”

        谢行止微微一愣,随即笑起来:“想送我这个?”

        陆南枝用力点点头,认真:“这个要用我的零花钱买喔。”

        谢行止带她出来逛购物广场她很开心,但他一直看着她逛,都没有选东西,她就想帮他选点什么。

        爷爷的律师每个月都会打一笔钱到她卡上,她平时没地方用钱,存了不少,小礼物还是买得起的。

        “好。”

        谢行止没有拒绝她的好意,等陆南枝逛累之后通知经理将刚才她和许听风一起选的东西打包送到谢家,牵着她乘电梯下到停车场。

        “今天多谢你。”谢行止同许听风道谢:“我信不过别人,今后枝枝的事还会有需要麻烦你的地方。”

        目睹了谢行止宠娃现场的许听风终于回过神来,谢行止叫他出来,既让他和陆南枝熟悉,表明自己对陆南枝的态度,也是在告诉他愿意信任他,将他当做自己人。

        他找回平时的表情,笑:“放心吧老板。”

        回程路上陆南枝就靠在副驾驶睡着了,她难得出门一趟,有些过于兴奋。谢行止垂眸看她,视线又落到胸前的领带夹,眸光也在夕阳中变得如水般温柔。

        她真的很乖,嘴上不说却一直记得别人对她的好,笨拙地用自己的方式传递她的感情。

        出生在谢家,注定他收获的好意大多带有目的性,像这样单纯的,恐怕也只有她了。

        谢行止轻轻笑了笑,他的小朋友,果然是全世界最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