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敢凶你在线阅读 - 番外六

番外六

        谢行止刚回国这段时间很忙,陆南枝每天睡醒的时候他都不见了,只有晚上睡前会赶回来轻轻在她额前印下一个晚安吻。

        陆南枝隐约感觉到谢行止突然回国和她有关系,他能在国内她已经很满足了,于是每天都乖乖的,从不打搅他。

        直到无意间在书房看到他的设计草图。

        即便她现在对建筑设计的认识还不是很深,也能看出那些草稿里的洒落大气。美而具有生命力的设计,如果落成,一定是无与伦比的建筑。

        谢行止刚回来的时候,她隐约听帮佣的谈话知道他是因为担心她才回国。他就读的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是爱因斯坦的母校,以其极高的教学淘汰率和极低的录取率闻名。建筑系作为eth顶级学院之一,综合实力更是全球排名靠前。

        能就读于这样的学校和专业,无不印证着他的优秀。

        哪怕只从谢行止平时指导她设计的意见来看,他也是一位非常具有专业性的老师。而且她能感觉出来,他是真正喜欢设计的。

        而现在,因为她的缘故,他放弃了继续深造的机会。

        她不值得他这样的。

        将她从南阁接到谢家,对她这样好,她已经很满足了。如果不是自己任性的电话,他应该不会做这样的决定吧……

        陆南枝有些懊恼也有些沮丧,如果她忍住不在电话里哭,是不是就不会让他需要放弃学业回来陪她了?

        小心翼翼将图纸放回盒子,又重新放回书柜角落,陆南枝心事重重回到房间,连今天新学的课程也提不起精神复习。

        强撑着睡意抱着pine坐在楼梯上等他,顾叔劝过几次让她回房间先睡,陆南枝都摇摇头没动。

        谢行止今天回来得有点晚,落地钟的指针已指向十一点半。看到坐在楼梯上小脑袋一点一点要睡不睡的陆南枝,有些好笑又有些生气。

        快步上楼将她打横抱起来,谢行止沉声问她:“不睡觉坐在楼梯上做什么?”

        陆南枝被这个动作惊醒,迷茫地抬起头左右望了望,下意识伸出一只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声音软软的:“你回来啦。”

        见她这副迷迷糊糊的样子谢行止气也气不起来,手肘撞开她的房间门,将她放回床上,问:“在等我回来?”

        陆南枝点头,起身缩在床头,小手拉住他的衣摆:“我……我想和你说说话。”

        “快十二点了,先睡觉,有话明天说好不好?”

        陆南枝摇头:“明天醒了你就不见了……”

        谢行止以为陆南枝是想他了,犹豫一下,在床前坐下,伸手摸摸她的头发:“说吧,我听你说。”

        陆南枝身体稍微往前一点,小手从衣摆换成拉住他的手,鼓起勇气开口:“你回瑞士读书吧!”

        “嗯?”谢行止以为自己听错,没反应过来陆南枝怎么突然提这件事。

        “不用、不用因为我回来的……”她再接再厉:“我会乖乖照顾好自己,你不用担心我。”

        明明抓着他的手都在抖,她却努力抬起小脸冲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谢行止心神震荡,胸腔部分泛出既酸涩又柔软的情绪。

        小傻子,一个人在家哭得那么厉害还要逞强。

        他怕她多想才命人不许把他回国的原因告诉她,不过她对氛围和他人的情绪比较敏感,想必是拼拼凑凑猜到缘由了。

        说实话,这种被人关心的滋味,不坏。

        “如果我回去,你一个人真的不怕么?”谢行止故意逗她。

        果然就看见小姑娘愣了一下,最后还是咬咬唇:“不……不怕,爷爷说有喜欢的东西是件很好很好的事,不应该放弃的。”

        她的声音绵软,蜜糖一样一点点化进他的心里。

        他背负着谢氏的期待,几乎所有人期望的都是他能成为谢氏新的执柄人,带领谢氏稳步前行。至于建筑,就连谢聿扬都认为他是不务正业,不如选择商学或金融。

        也许谢行舟能体会他的感受,但毕竟是男生,说不出什么煽情的话。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说喜欢建筑很好,他应该坚持。

        谢行止感觉心从来没这么软过,像落满春日的飞花和入水的斜阳。

        情不自禁伸手将陆南枝揽进怀里,他想用力抱住她,又怕弄疼她,最后只一下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

        他无比庆幸,当初只是一个突然的念头,捡回了这么一个小宝贝。

        “我不走。”他柔声在她耳边开口:“我答应过你要留下。”

        “可是你喜欢建筑……”小手抓紧他的衣摆,陆南枝矛盾极了,苦恼地将下巴搁在他肩上。

        “我确实很喜欢建筑,”向来低沉的声音很温柔,羽毛一样拂过耳际,“喜欢的形式有很多种,哪怕我不继续走这条路,也不意味着我不喜欢它了。”

        从他选择建筑那天起,就清楚明白这只是短暂的自由,注定会因为谢氏放弃。但将陆南枝带回家,看她一点点喜欢上建筑,帮她指导作业,这份喜欢得到延续,对他来说就已足够。

        “公司有很多事需要处理,我回来是为了公司,不要胡思乱想。”谢行止哄她:“不用替我担心,每天看你好好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真的?”小姑娘抬头看他,两只眼睛水盈盈的,天真的又可爱。

        “真的。”对他来说也是第一次有这种老父亲一样的心态,谢行止将陆南枝放倒在床上,替她拉上被子:“所以现在你得乖乖睡觉了。”

        “喔……”陆南枝软软应了一声,在谢行止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又伸手拽了拽他:“还差亲亲。”

        垂眸对上她的眼睛,谢行止唇角浮现一丝笑意。他俯身,手掌撩开她额前的碎发,轻轻落下一个吻:“晚安。”

        陆南枝这才心满意足,抱着小松鼠布偶甜甜睡去。

        虽然陆南枝不再提回瑞士,谢行止喜欢建筑这件事她却是牢牢记住了。周六趁谢行止在家,故意抱了一堆建筑相关的书籍去找他。

        哼哧哼哧抱着小山一样高的书籍走到书房门前,听到谢行止在打电话谈公事。

        陆南枝顿时有些犹豫不前,她不想打扰他工作。

        小心翼翼将手中的书放在书房门口,自己也靠着墙壁坐下来,想等他打完电话。谁料这个电话实在有些长,陆南枝起得早,等着等着就开始打瞌睡。

        脑袋都快歪到地上,听见头顶传来一道声音:“怎么在这儿睡着了?”

        谢行止不知什么时候结束了电话,俯身将她从地上抱起来。视线落到她身旁的一摞书上,问:“想找我问问题?”

        陆南枝理了理自己的裙摆,点头。

        “那怎么不进来?”谢行止轻而易举将地上的书拿起来,陆南枝跟在他身后进了书房,垂头看自己脚尖:“你在打电话,我怕、怕打扰你。”

        即便现在已与他亲近许多,很多时候她仍是小心谨慎的,生怕自己做出什么不讨人喜欢的事。

        谢行止确实不喜欢有人在他办公时打扰,但如果这个人是她,他认为没有问题。

        陆南枝太乖了,他希望她能够更任性一些,像其他小小姐一样会生气使性子。有他在,无论宠成什么样子都可以照单全收。

        想到这点,谢行止一本正经教育她:“没有的事。你想找我的时候,无论我在做什么都可以直接过来,这样我也会很开心。”

        “真的吗?”陆南枝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她很信任谢行止,认真思考他的话。

        “当然,有任何想做的事也可以告诉我。”谢行止将她牵到书房的沙发前坐下,眼底笑意清浅:“给你一个任务,从现在开始三个月,每天对我提一个要求。无论什么都可以,我会帮你做到。”

        陆南枝被这样匪夷所思的要求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喃喃:“可是……可是我不知道要提什么要求。”

        “那就是你的事了。”谢行止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记住了么?”

        “喔……哦!”即便不太明白谢行止的用意,陆南枝还是听话地点头。从桌上拿过一本书,翻到用书签记录好的地方,小手指了指:“那、那我今天的要求是和我说说这些书里我不懂的地方。”

        “好。”并不过分的要求,谢行止笑着答应,心想慢慢来就好。

        向来冷沉稳重的男人靠坐在沙发内替穿着白色睡裙的小姑娘解答问题,日光透过落地窗洒进来,他冷峻的侧脸线条也变得柔和。

        谢行止不笑的时候会给人极强的压迫感,笑起来却相当儒雅英俊,仿佛电影中最完美的翩翩绅士。

        平时不苟言笑的声线放很轻,生怕吓着身边的小姑娘。小姑娘也很乖,靠在他身边用心听他讲,偶尔点点小脑袋,冲他比划什么。

        顾叔准备好茶点送到书房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和谐的场景。愣了半晌,才进门搁下茶点,微微欠身出去了。

        有多久没见过这样温和的谢行止了?

        顾叔心里感慨,谢行止背负许多,习惯将自己的情绪和情感都隐藏。这位陆家的小姑娘年纪小,心性率直可爱,难怪谢行止这么喜欢她。

        虽然谢行止平时有些过于溺爱,但好在小姑娘乖,不至于被宠坏。

        性格互补,彼此治愈,挺好的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