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敢凶你在线阅读 - 番外十一

番外十一

        转眼迎来了陆南枝十八岁的生日。

        这些年她被谢家精心养着,已出落得柔美动人。含着浮月清露的眼,新雪初霁的白皙肌肤,一头微卷的黑色长发像滑腻柔软的绫罗。犹如悄悄绽开柔嫩花瓣的新蕊,枝头一点颤巍巍的娇,惹人心动。

        十八岁成人礼这天,谢家为她举办了小型生日会,整个谢家都用轻纱气球装扮得梦幻不已。

        考虑到陆南枝不喜欢见人,生日会也没邀请外人,只是相熟的一些朋友听说谢家这位养女成年,送了不少礼物。

        生日当天陆南枝穿了件蝴蝶结拼纱的白色小礼裙,裙子是谢行止命人定制,蕾丝腰带上镶的全是真钻,将她的纤腰收得不盈一握。裙子是短款,裙摆缀着羽毛,飘逸又灵动。

        陆南枝第一次尝试穿高跟鞋,虽然跟不高,细细的水晶鞋也足够她折腾一阵。

        等她梳妆完毕站在谢行止面前,原本淡定倚在沙发内看书的男人愣了愣,有种第一次认识面前少女的错觉。

        他知道她长大了,但当她打扮得如此娇美可人出现在他面前,这种感觉变得无比强烈。

        即便他还总觉得她是那个娇娇软软的小团子,眼前的一切却无比清晰提醒他,她已经十八岁了。

        陆南枝脚下踩不太稳,拎着裙摆慢慢在他面前转一圈,问他:“好看么?”

        这副模样一下就让他想到小时候为她买衣服,或是带她清场逛商场的时候,她试完衣服也是这样问他好不好看。

        喉结滚了滚,谢行止放下书起身,到她跟前牵起她的手:“好看。”

        对比她的隆重,男人在家倒只穿件休闲的黑衬衣。平时系到最上方的领口开了一颗,慵懒从容,却不减他身为谢氏执柄者的强势。

        这些年谢行止也愈发沉熟稳重,身上的气质经过磨砺沉淀下来,陈年美酒一样让人欲罢不能。绅士又冷漠,温润又危险,无数女人为他疯狂,但他始终一人,根本不近女色。

        即便一直把他当做大哥哥,陆南枝有时候面对他也会脸红。比如此时,他的气息忽然靠近,轻轻在她耳边呢喃:“枝枝今天很漂亮。”

        被他呼吸灼过的肌肤麻了一下,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看自己的裙摆:“……谢谢。”

        “能走么,我带你下去?”他将她的手握在手心,照顾她初次穿高跟鞋的不适,让她将重心倚在自己身上下楼。

        谢聿扬夫妇和谢行舟已经等在楼下,见到这样的陆南枝都夸她好看。谢夫人尤为感慨:“转眼南枝也长大了,我们是真的老啰。”

        “什么老不老的,妈你看起来最多就跟我姐一样。”谢行舟懒洋洋笑着搭话。

        午餐非常丰盛,各式料理拼盘摆了一桌。蛋糕摆上来,大家都同陆南枝送上祝福,让她吹蜡烛许愿。

        虽然到谢家之后每年都会为她过生日,这么隆重还是第一次。连偶尔缺席的谢聿扬和谢行舟也都在。陆南枝心里甜甜蜜蜜,觉得像这样和大家在一起真好。

        饭后在花园闲聊,谢夫人突然想到了什么,道:“说起来,南枝既然成年了,是不是也可以谈谈恋爱什么的?你们那有合适的朋友吗?”

        突然被cue到恋爱问题的陆南枝惊了,睁大眼睛扑扇两下睫毛。她只偶尔看看少女漫,自己完全没考虑过这种事。

        “我想想……”谢行舟单手支着下巴很没坐相的喝茶,漂亮的眼睛弯起,笑:“褚云怎么样,就我那个朋友,褚家的……”

        话没说完,被自家大哥狠狠瞪一眼,谢行止面色冷沉,皱眉:“枝枝还小,现在没必要考虑这些事情。”

        感觉自己被拯救的陆南枝迅速点头:“行止哥哥说的对。”

        谢行舟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一圈,似笑非笑“哦”一声:“不能因为你单身就不让南枝谈恋爱吧。南枝,听哥哥一句话,不要被你旁边那位谢总带坏了,多和我一起拥抱这美好的世界~”

        谢行止理都不想理他,嗤笑:“说得好像你不是单身?”

        “那不管啊,”谢行舟手指漫不经心敲敲桌子,“总归你还没带人回来,怎么都轮不到我头上。况且我单身是单身,我不阻止南枝谈恋爱啊。”

        话题一回到两兄弟身上,谢夫人顿时更精神了。不说还好,一提起这事她就觉得想不通。谢行止和谢行舟放圈子里都是出类拔萃的青年俊才,偏偏两个人好像都对谈恋爱没什么兴趣,就没见身边有过女人。刚开始她还想着年轻人多花点精力在事业上好,现在也都不是毛头小子了,怎么还不谈恋爱呢?

        眼见谢夫人要就此发表意见,谢行止皱眉嫌弃一眼起话题的谢行舟,赶在她之前开口:“枝枝明年想参加高考,学习要紧,其他事之后再说。”

        谢夫人第一次知道这件事,也忘记说教谢家两兄弟,诧异:“明年参加高考?”

        陆南枝手指捏紧裙摆,点头。她虽然一直在家学习,学籍实际有挂靠学校。以前谢行止的计划是等她情况好些可以出国读书,而她现在显然达不到这种标准。

        谢行止对她太溺爱了,她知道自己即便不读大学也无所谓,可还是想尝试一下。毕竟、毕竟她已经成年,应该学着迈出谢行止为她精心构筑的保护壳。

        “枝枝说想试试。”谢行止垂眸看一眼陆南枝,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

        即便还有更简单的方法让她进入国内大学,但高考这件事上他不反对她的尝试。她的情况一直有好转,趁此机会锻炼一下也好。反正她答应只考兰叶市的大学,考上后要不要去学校上课,怎么上是另一回事,只要她在他身边一切都好办。

        见陆南枝像是下定决心的模样,谢夫人也有些高兴,眉梢眼角都是笑意:“也好,我们南枝真是长大了,阿姨也支持你。”

        谢行舟已提前得知这件事,没谢夫人一般吃惊,笑着做了个打气的动作:“哥哥也支持你~”

        谈恋爱的事算这么被揭过,谢行止内心却不如先前平静。

        他发现自己无法想象陆南枝和别的男人谈恋爱,一想到她有可能离开自己,情绪就快要失控。

        最初他也将这理解为老父亲心态。陆南枝几乎相当于他带大,在一起这么多年早已培养深厚感情。再加上她算得上他唯一的慰藉,他这样自私的人根本不可能放走生命里最柔软的光。

        更何况陆南枝性格慢热,在外人面前怯生生的,换个人照顾得好她么?他养的小朋友他最清楚,如果她因为别的男人受了半分委屈,只是想想这个可能,他就恨不得让这个假设的对象生不如死。

        综上,他无论如何也不允许自己将陆南枝交给别人。

        而真正意识到他对陆南枝的占有欲并非如此简单,是这个冬天,他的生日。

        家里暖气开很足,陆南枝外面罩件毛绒绒的外套,里面是件吊带水貂绒的短款睡裙,跑来跑去替他准备生日大餐。

        说是大餐,其实就是传统的番茄鸡蛋面,两个她炒的小菜加她特意学着做的小蛋糕。但谢行止很满足,比起单纯的生日面,这次确实算得上丰富。

        更重要的是,无论蛋糕还是小菜,都由她亲手准备,这份心意最为珍贵。

        餐后陆南枝玩心大起,拿着剩下的奶油就要和谢行止玩奶油大战。谢行止让着她,但不知怎么就变成他抓着她的手将她压在沙发上的姿势。

        陆南枝不甘心地舞着还沾有奶油的手指想往他脸上抹,丝毫没注意刚才的一番拉扯外套已顺着肩膀滑下,连内里的吊带也歪歪扭扭。

        然后谢行止发现……她没穿内衣。

        大概是在家里自由惯了,又对他没什么男女意识,她丝毫没发现这样的姿势已经让她走光。从他的角度能清晰看到微微隆起的弧度,甚至若隐若现的一点粉红。

        明明知道不该对她有超出亲人的想法,但身体骗不了人,他发现自己对她有了反应。掌中柔嫩的肌肤和她莹莹润润望着他的双眸都让他口干舌燥,浑身起了火般燥热。

        这样的感觉连他自己都吓到,身体僵硬着一动不动。

        身下的人却浑然不觉,趁机将奶油抹到他鼻梁上,笑得很开心:“碰到你了!”

        喉结滚了滚,谢行止笑着放开她,神色尚且算得上淡定,声音却砂砾滚过一样哑:“……好,枝枝厉害。我先去洗个澡,自己玩会儿。”

        “喔。”陆南枝没注意到他的反常,眨巴眨巴眼睛坐起身。

        几乎是逃避般进了浴室,冲过一轮冷水澡却依旧没缓解,最后是单手撑住墙,想着她的样子闷哼一声发泄出来。

        水顺着男人冷削的侧脸汇集在下巴,成串坠下。谢行止重重喘息,往后拢了拢头发,闭上眼睛。

        隐藏在心底阴暗角落的yu望萌芽得太突然,让人措手不及。哪怕是他,也需要花时间理清思绪。

        什么时候开始的?他答不出来。回过神就成了现在的模样。

        他明白自己不该对她有病态的占有欲,更不该怀有这样的yu望。但如果现在叫他回头,好像已经不行了。

        便如同开弓之箭,发现已经变质的感情时,一切都再没有转圜的余地。或者说,他也根本不想回头。他甚至有点欣喜,好像终于找到一个能将她永远留在身边的理由。

        仔细想想,似乎也没什么不好。他们家人一样相处,可归根结底既没有法律上的关系,也没有血缘关系,他对她有男女之情又怎样?

        想到这点,男人抿成一条线的薄唇突然上扬了些,再睁开双眼时尽是骇人的占有欲和势在必得。

        既然所谓的兄妹关系不够稳定,那变成更深入骨髓的关系就好了。

        枝枝是他的,他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带离他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