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敢凶你在线阅读 - 番外十四

番外十四

        自从有了小女朋友,谢大总裁感觉自己似乎开启了一些奇怪的开关,总想尝试一些新东西。

        比如,让她穿男士衬衣。

        版型笔挺的衬衣拢住她娇小的身体,露出两条纤秾合度的腿。平时穿在他身上一丝不苟的衬衣,到她这里变得松散随性,非常让人想把她抱进怀里亲一亲。

        陆南枝大概只到他胸口,这个身高差让他能够很容易用双手将她禁锢在怀里。

        她扑进他怀里蹭啊蹭的时候,轻易抬手便能摸摸她的小脑袋,真就像只小松鼠一样,可爱得不行。

        不过……给她穿什么衬衣比较合适?

        谢行止单手抵着额头陷入沉思,许听风送文件进来的时候还以为他遇到什么不得了的难题,怕影响他思考一句话没说放下东西便离开。临关门时他还特意想了想,最近好像也没什么棘手的事啊?

        只是想当然是出不了结果的,下班后谢行止先去了趟他常光顾的店。店铺由几间平房改造,隐于市区。以衬衣定制为主,也有部分高级成衣。

        老板自然认得谢行止,见他有些反常地在选成衣,询问:“谢先生这次准备购买成衣?”

        男人皱眉扫过一排排新制成的衬衣,始终觉得没有特别合心意的款式,但还是点点头:“嗯。”

        “是送朋友?”

        “不是。”

        “那是家里人?”

        谢行止顿了顿:“……算是。”

        老板琢磨着谢行止的神情,觉得这个“算是”非常微妙。如果是谢家长辈或者兄弟一类,应当不必用上“算”这个前缀。也就是说,这个送礼对象的身份很接近家人,但又和真正的家人有点不太一样。

        再联系到最近一些关于谢家的传闻,老板心里大概有了个数,试探:“是……送给陆小姐的?”

        谢行止略微挑眉,心想这老板倒是会揣摩人的心思。不过,如果没这点本事,也不会把店经营到如今这种深受追捧的程度。于是他不置可否地轻哼一声。

        老板这下便领悟了,笑着开口:“如果不是常穿,谢先生不如就选您平时定制的衣物。新的,始终不如您自己的贴身。”

        老板说得含蓄,但已然是明白了谢行止想干什么。

        谢行止在这话里回过味来,他不算懂情趣之人,但仔细一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让她穿新的,怎么比得上穿自己的衬衣?是他犯蠢了。

        不动声色扫一眼老板,谢行止道:“店里新出的样式按我的尺码黑白各准备一套吧。”

        “谢先生放心,没问题。”这算是把财神爷哄好了,老板笑眯眯将谢行止送出去,心想坊间传闻谢行止相当宠爱他那位小女朋友,看来确实不假。

        既然有了清晰目标,谢行止回家后直接进了衣帽间,打开衣柜对着一整排衬衣陷入新一轮沉思。他本人穿衣服从未纠结过,此刻却是开始了认真思考。

        让她穿白色,黑色,还是灰色?

        白色清纯小白花,黑色带点小xing感,灰色中规中矩没什么必要。仔细一想,他卧室的床和被子都是黑色,那似乎……还是白衬衣比较适合。

        谢行止脑海中的场景越想越飘,耐着性子等陆南枝吃过晚饭去洗澡,男人终于坐不住了。

        陆南枝今晚直觉谢行止哪里不对,有些疑惑往浴室走的时候,被他叫住。一件白色男士衬衣递过来,谢大总裁丝毫没觉得自己在提什么不合理的要求,沉声开口:“等下出来穿这个。”

        陆南枝:“……”

        看一眼他手上的白衬衣,又看一眼他本人,陆南枝满头雾水:“我有睡衣。”

        “那不重要。”谢行止态度相当坚决,想了想,还补充一句:“内衣也不用穿了。”

        陆南枝:“……”

        他知道他在说什么虎狼之词吗!!!

        陆南枝脸颊一点点沾上粉色,瞪他:“不穿!”

        预料到她的拒绝,谢行止面色如常说出常用的威胁句式:“如果你不想我帮你穿?”

        陆南枝真想扑上去挠他两爪子,哼一声,愤愤抓过他手里的白衬衣冲进浴室。不就一件衣服吗,穿就穿,有什么大不了。

        她想是这么想,但真等到沐浴完毕要换衣服时,又在镜子面前怂了。

        谢行止这件衬衣是薄款,身上本来就有点湿漉漉,如果不穿内衣直接套在身上,就很那什么……但她今天穿的内衣是黑色,如果穿上再套衬衣,单薄的衣料下黑色文胸若隐若现,好像更se情了……

        陆南枝内心是崩溃的,她脸皮其实真的很薄啊……难道男人都喜欢这一套吗?

        她发现自己以前真是一点不了解谢行止这一面,原本以为最初和他发生关系那几次已经够刺激,没想到确认情侣关系之后他变本加厉,偶尔还会有dirtytalk。

        当他撑在她上方,随着胸膛呼吸起伏靠近,带着酥酥麻麻的炽热呼吸在她耳边柔声说那些话,都让她心跳失控,不知不觉沦陷在他温柔的挑逗下。

        她受不了这种过分的危险和xing感,身心都失控的感觉让人战栗,却又罂粟一样让人欲罢不能。

        她太难了。

        反反复复把身上的水珠擦干,陆南枝才磨磨蹭蹭走出浴室。衬衫有些短,她单手压着不让自己暴lu太多。

        谢行止靠在沙发内等她,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音,抬眸去看。男人眼神一瞬变得幽暗,喉结滚动,yu望丝毫不加掩饰。

        比他想象中更适合她。

        小小一只拢在领扣开一颗的白衬衣中,沐浴过后她的眼眸更加湿润,雨后清溪一样动人。黑色长卷发垂落肩头,新柳不及她半分温婉。

        关键是,她穿着他的衬衣,就像被他的气息一点点包裹蚕食。

        陆南枝对于自己现在的装束显然是有些害羞的,无论粉扑扑的小脸还是僵硬向他靠近的动作都证明这一点。

        “我换好了。”她都不敢看他的眼睛,手臂动了动:“你、你看过了,那我去换回来了。”

        说完她就想跑,谢行止哪里肯放过,低笑一声,抢在她逃跑前将她拦腰抱起,压进沙发内:“我还没好好看过,慌什么?”

        陆南枝下意识抬了下脚想踹他,被他顺势握住,手掌顺着往上,发现她大腿往上空无一物后猛地一愣,声音火灼过一样哑:“怎么没穿?”

        陆南枝又羞又气,双手捂住脸控诉:“不是你说不许穿的吗!!!”

        谢行止笑出声,她怎么这么可爱:“我是让你别穿,但没让你全都不穿。”

        现在和她说这个有什么用!陆南枝浑身都烧起来,实在受不了现在这个状况,哼哼唧唧委屈得不行:“反正都怪你,你不许看我了,我要回房间。”

        都已经这样了,她还想回房间?

        谢行止低头吻她,手指顺着磨蹭两下,一路熟稔地煽风点火,声音喑哑:“来不及了。”

        -

        晚上免不了一番折腾,谢行止觉得她的声音很像某个季节喵喵叫的小动物,让人忍不住想逼出更多这样甜腻的声音。

        从沙发换到落地窗,最后在浴室结束了今天的例行运动。价值高昂的纯手工高定衬衣已皱成一团不能看,被剥下后扔到地上,真就工具衣。

        谢行止爱怜地亲亲已经睡过去的小女人,侧卧在床上用手指勾勒她的容颜。

        心和身体都从来没这么满过,如果是遇见陆南枝之前,他绝不相信能有一个人为他带来这样幸福的感觉。

        只要和她在一起,世界的纷扰都如纷纷雨落,融于清凉的平静。

        能拥有她的依赖和爱情,是他至高无上的幸运。

        手指落到她唇角,顺着唇线滑到唇峰,竟被她伸出舌头舔了舔。谢行止没忍住,继续探入半个指节,轻轻搅动她的舌尖。

        无意识的诱惑,也很勾人。不过今晚已经很折腾她,他想让她好好休息。

        克制地抽出手指,谢行止伸手将陆南枝揽回自己怀里,调整位置让她能够靠得更舒服些。小家伙似乎也有所感知,靠过去蹭蹭,睡得香甜。

        谢行止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生出一种想休息一段时间带她去度个假的念头。他现在毕竟是有家室(?)的人,偶尔给自己放个假应该也不过分。

        想到这里,谢行止单手拿过放在床头的手机,看一眼日程表,开始着手安排之后的工作。

        他一向把谢氏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为了集团付出许多心血和精力。虽然这之间一直会额外抽时间陪她,但现在她既然是自己女朋友了,他想要给她一些专属时间。

        许听风早上收到谢行止发来的工作安排时还以为是自己没睡醒,揉揉眼睛反复看了两遍,才确认的确是来自谢行止的消息。

        不容易啊,陀螺一样为了谢氏转这么多年,谢大魔王终于知道为自己考虑了。

        说实话他觉得这样挺好,谢行止真的为谢氏付出太多,有了小公主多让他放松放松没什么不好。弦崩太紧会断,人亦如此。

        总归未来的路还有很长,能找到一个值得陪伴的人便是莫大的幸运。

        这大概也是某种意义上的人间圆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