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在线阅读 - 402 拜你为师

402 拜你为师

        在秦老头絮絮叨叨的问题中,路恬把一个繁杂的制药器皿做好。

        “秦老头,师兄,我现在先研究一下这些毒,尽可能分析出其成分,之后才能对症下药。现在的话,就先做出治疗杀人蜂之毒的解药。”

        路恬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动手。

        秦老头和荀尘一直觉得自己是医术高手,如今面对路恬摆出来的各种器皿,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荀尘站在稍远位置,微微拧着眉,他从来没见师傅拿出过这些东西。

        难道,师傅是根据两人不同的天分,所教的方法也不一样?

        还是,师傅觉得他只需要学好最基本的制药和治病方法就可以,其余的都不需要学?

        这般想着,荀尘心里不觉有些难受。

        他知道自己在师傅心中不是一个好的徒弟,但是,有些东西他连见的资格都没有吗?

        “师兄,别发呆呀,快点,帮我煮这些药。小心点,别烫伤了。”

        路恬大概知道荀尘心里不好受,不过,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这个器皿其实有些复杂,而且,她还在其中多加了几道没必要的工序,更有几分误导性的摆设。

        就算两人记下来,很多小的计量工具他们也不懂,所以,顶多就是蒸发出一些药水。

        路恬不是不相信两人,还是原来的想法,不能让那么超前的制药方法传播出去。

        不然,很多难解的超强病毒一旦被制作出来,倒霉的会是这个时代的人。

        她做出来的药和毒都是可解,可控的,能够保证不会威胁到这里的人。

        荀尘听到路恬的声音,回神,然后去帮忙。

        秦老头像是打开了医学上一扇新的大门,好奇宝宝一般的围着路恬问各种问题。

        路恬愿意回答的就说两句,不愿意回答的就直接拒绝。

        当然,其中有不少是忽悠秦老头的,最后还会告诉秦老头,其实刚刚说的那些有真有假。

        然后就是秦老头吹胡子瞪眼的表情。

        路恬笑着,然后在纸上写下化学成分,基本不写汉字,全都用英文代替。

        秦老头转着脑袋看上面的字,“你写的这是什么东西?”

        “不能告诉你。”

        “荀尘小子,你来你来,你们是同一个师傅,你应该认识。”

        荀尘看看炉子上正在熬的药,站起身......

        “师兄也不认识。这个恐怕就连师傅来了都认不出。”

        “嗯?”秦老头一脸不解,更是拧着眉看路恬,“那你写的这是什么?”

        “药物成分啊。是只有我自己能看懂的药物成分,我发明的。为的就是不让任何人知道。”

        “为什么不能让别人知道?小丫头,医术药互相学习,不能闭塞,若不然如何进步?”

        路恬才不会听他忽悠,“你不懂,我这个暂时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不行不行,你不能这般自私。这样,老头子就吃点亏,让玄开拜你为师,回头你把这个教给他。”

        秦老头一副‘我这么大度,你还不赶紧接受。’的样子。

        路恬看的无语,瞥嘴,“我可不要徒弟,等到将来,我快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就专门写出一本书藏起来。到时候有缘者得。”

        “那怎么能行,万一被心思阴损的人得到怎么办?”秦老头有些着急的劝说,“还是玄开吧,他那么善良,绝对会是一个好大夫。”

        “秦老头,我自己就是一个好大夫,而且也在云珟身边,玄开学不学都无所谓的。”

        “怎么会无所谓?要教要教的。”

        “不教......”

        “教!”

        “你说了不算!”

        “我......”

        秦老头轻哼,也不再胡搅蛮缠,看着路恬好像很轻松的配着好几种药水。

        另外就是,取一点毒分别在几个小的琉璃瓶中,然后加入不同的份量又不同的东西,之后又在纸上写写画画的。

        秦老头像是在研究什么世界大难题一般的看着路恬忙活,什么都不做,就瞪着眼看路恬的动作。

        “这个为什么加了两种?这个只加一种?还有,这个比较多,你没看出来吗?”

        “咦?这个变色了,怎么是要绿不绿的颜色?啥情况?”

        “这个这个,好像更白了......”

        “这倒是像血液的样子,不过怎么会有杂质?你确定能行吗?”

        路恬无视秦老头的唠叨,拿着一个瓶子晃了晃,轻叹,“可惜,氧化太严重。”

        “什么意思?小丫头,啥叫氧化?”

        路恬站起身,仔细看过好几个瓷瓶,然后将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在一个大的琉璃瓶中。

        “玄晴,等会儿把这些倒了,然后再把这些琉璃瓶清理干净。”

        “是,姑娘放心。”

        玄晴留下收拾东西,路恬则是伸了个懒腰离开医帐。

        外面天色已经大亮,不少人还是包裹严实,见到蜜蜂就试图用手里的工具去抓住。

        路恬脚步不急不缓,朝墓门的方向而去。

        渐渐走近,这边围着的人更多了。

        挤到最前面,云珟依然在。

        墓门前面的火已经灭了,不过一缕缕的青烟在小雨的浇灌下丝丝拉拉的往上飘着。

        路恬站到云珟身边,看着那边完全变成黑色的墓门。

        “晚两日再清洗吧,又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确实麻烦。不过,再也没有蜜蜂从洞中飞出,本殿想,旁边石块中的毒素应该也没有了。咱们完全可以从两边挖开。”

        “这个想法可以。不过,石门是凹进去的,若是从两边挖,最少也要挖出一个两道三米宽的路出来才行。我觉得那样更加费劲,还不如直接把整个墓门打开。这样,万一进去之后有特别的情况,出来的时候也会好一些。”

        路恬说着自己的想法。

        可能云珟觉得清洗这扇大的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墓门有些太过浪费时间。

        不过,路恬还是想要把墓门打开。

        一方面是这样方便阳光照进去。

        另外,这外面的门这般大,说明里面肯定有别的机关之类的,墓门移动说不定会触发其他机关。

        如此的话,这扇墓门能够挡住危险,比他们从两边进去要安全许多。

        当然,云珟也想到了这些,想要从两边挖开通道确实没那么容易。

        “如今不急,里面好像还在烧着,大约一刻钟之前,里面传出了一声巨响,我们还在猜测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巨响吗?”路恬好奇的看向远处的墓门。

        判断里面还在烧着,是因为石缝中不断有青烟冒出。

        如果已经烧完,冒出来的应该是颜色较深的黑烟。

        里面那般大的动静,很可能是那些蜜蜂的巢穴被烧毁坠落到地上的动静,也有可能是某些机关被大火破坏所致。

        总之,现在的一切都是猜测,只有打开墓门才能清晰。

        “这边暂时不用清理,说不定还有些用处。”路恬指了指墓门前空地上被烧成灰的东西。

        “丫头想要做什么?”

        “这些东西晾干之后会吸水,到时候清洗墓门流下的水刚好可以流到冲洗。另外,让人在这边挖出几道沟,水不能一直停留在这里,不然把地派软了,墓门拉出来会很费力。”

        云珟缓缓点头,“还是丫头想的周到。我们原本还商量着从附近找些碎石垫在上面,但又怕到时候阻碍墓门。原本还决定铺一层砖,又怕地势太高。”

        也是因为这些情况,他反而觉得从两边挖通道更加方便一些。

        “不用,大不了咱们多等几日,如今天气冷,只要不下雨,这地很快就会被冻的坚硬。尤其是浇过水之后。”

        “希望如此。”

        他担心的是,即便如此,也不一定能承受的住这墓门。

        路恬不知道云珟的担心,没有往下说。

        确实,有很多因素都会影响到整体,他们只能一件件的慢慢去解决,着急也没用。

        “丫头那边情况如何?可有头绪了?”

        云珟这个问题出,周围好几个人竖起耳朵听着,生怕错过什么一般。

        “原本的蜂毒很好解决,不过,那些蜜蜂不仅保留了自身的毒性,还把蛇毒给融合了。所以,还是要研制出蛇毒的解药,再综合两种做出解药。”

        周围的人听言,脸上都有些凝重,更是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路恬身上。

        “很难吗?”简寻开口问路恬。

        “目前不好说,我现在还没完全搞清楚蛇毒的成分,解药自然无从下手。”

        路恬如实说了目前的进展,能看出有许多人脸上透着失望。

        简寻声音轻轻,带着安抚,“你不要着急,这些毒经过百年的变换,之前更是无人见过,想要解开本来就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最起码你在这里也给了我们一颗定心丸。所以,你一定不能着急。”

        “嗯,我明白。”路恬原本就没什么压力,更没有承载这些人希望的责任。

        简寻这些话与其说是安抚她,更多的其实是提点周围那些人不要把所有希望都推到路恬身上。

        更是为路恬留一点余地。

        万一没有制出解药,这些人也绝对不能把责任推卸到路恬身上。

        毕竟,这种蛇毒从未见过,江湖上那么多大夫都没办法的话,谁都没有资格去怪路恬。

        云珟听到这话,神色轻动,眼底情绪是看不出的深沉,扫了简寻一眼,低头关心路恬。

        “丫头应该累了,本殿先送你回去休息,这些事情你尽力便好。就算解不了毒,也影响不到什么。”

        他的女人他自己会维护。

        简寻能出面,他很感激。

        只是,不需要!

        而且,有他在,那些多余的话根本不需要说,谁敢找丫头的麻烦,他自然会处理!

        “嗯,我确实累了。不过,你留在这边看着情况吧,我自己回去休息就可以。”

        “也好。”云珟是有些不放心墓中的情况。

        万一里面再传出什么动静或者发生什么突发情况,也好及时处理。

        这火燃烧的时间其实也代表里面空间有多大。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判断吧。

        “嗯。”

        路恬没在多说,脸上划过几分疲惫。

        她其实更想拉云珟回去跟她一起休息,不过,这边的事情更要紧一些。

        跟几个熟识的人打了声招呼,路恬往营帐中走。

        “姑娘,您说这些蜜蜂会飞到有人的地方吗?”

        路恬望了望远处,“说不好。”

        蜜蜂的本能是找花粉。

        可如今漫山遍野的枯树枝,根本没有花粉。

        反而是有人的地方,尤其是那些富贵的人家在暖室中养着各种花。

        若是真的把这种蜜蜂吸引过去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她只能表示无能为力。

        说的自私一些,只要这些蜜蜂不飞去京城伤害到她的家人,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姑娘还是要尽快做出解药。如果这样的情况普遍,肯定会引起朝廷的重视。”

        “嗯。”路恬随意的颔首,“玄夜,昨日那具尸体可有变化?”

        “回姑娘,并没有。若是有变化肯定来通知您了。”

        路恬脸上带着思索,而后缓缓道,“以蛇毒的感染速度,如果真的会让身体所有器官变成半透明状,那个人肯定已经变了。也就是说,蛇毒不会对人类的皮肤造成影响。还真是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

        “没什么,我原本还以为,皮肤也会变成半透明。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毒素不够。”

        倒是可以从这两个方面分别下手研究一下。

        路恬在心里琢磨着解毒的事情,没有管玄夜的疑惑。

        新的突发事件让所有人都忙活起来。

        路恬休息的时间也变得不规律。

        累了就休息,睡醒了就去医帐研究解药。

        秦老头最近几乎一直盯着路恬,只要路恬去医帐,他定然守着,半刻都不离开。

        而且,秦老头一直在研究路恬写下的各种化学符号,试图从符号中了解路恬所说的成分等等。

        不过,这完全没有任何规律,路恬在每个琉璃瓶中加的药材之类的也没有规律。

        另外,很多原本的药材他认识,但是经过路恬一翻又是蒸,又是煮,又是什么过滤的,他就完全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了。

        原本还想偷师,然后再教给自己的宝贝徒弟。

        这下好了,自己先绕晕了不说,还什么都没有学到。

        路恬忙活的时候,中间陆陆续续有一些势力的人被偶然出现的蜜蜂蛰伤中毒,也有一些闲散的江湖人不注意而中毒。

        于是,研究的半成品也都在这些人身上实验,然后再继续研究。

        终于......

        “完全好了!”